去美國讀書的變裝學生

作者:雅琪

雅琪跟著燕燕來到美國讀書,卻在短短幾十天內成了黑人幫派的變裝性奴和精液公廁,以至後來開始提供精液供淫辱雅琪的人享用,恥辱的陷入永遠無法脫身的淫慾變裝地獄。

如果不是來美國讀書,雅琪是一個資優的男碩士,到美國時雅琪剛剛年滿20歲,從台大碩士研究所畢業的帥氣男生。雅琪除了長相斯文像個女人以外,雅琪沒有和女人,當然更沒有和同性的男人發生過性行為。雅琪實際上是個變裝癖的男生,變裝後性慾很強的男人,但因為在臺灣時,由於道德觀念的約束和自己心裡放不開,雅琪只好一直壓抑自己的性慾. 燕燕是雅琪碩士班的同學。畢業後,燕燕和雅琪一起拿到美國一所大學的博士班獎學金,來到美國讀書。因為燕燕的父親在美國那所大學旁幫燕燕買了一間房子,所以雅琪來到美國,是跟燕燕住在一起。雅琪說想找一份工作體驗美國人的生活,而燕燕的父親正好有一個朋友在我們那個城市開中餐館,就介紹雅琪到他朋友的餐館裡打工。

我們住的那個城市曾經是美國工業發達的象徵,現在明顯的破落了。那個中餐館附近也慢慢蛻化成黑幫橫行,罪惡氾濫的黑人區,有70%黑人人口。店主老王,也就是燕燕父親的朋友,靠著這一家小小的餐館勉強度日,沒有打算也不可能搬離這個地方,況且雖然是黑人區,但生意還過得去,就是沒什麽人願意來這裡打工,上一個跑堂的幹了兩個月就跑了。於是王太太親任大廚兼跑堂,老王自己負責送外賣。雅琪來了以後,由於老王說他想請一個女生來當跑堂兼廚房的幫工,雅琪想想反正在美國沒人認識她,又加上雅琪自己想滿足穿女裝的慾望,所以雅琪以後就穿女裝,每天從中午開始,一直幹到晚上9點多。

有一件事情,老王和王太太沒跟雅琪提。這附近有一個黑幫,幫派的成員90%以上都是黑人,他們向附近的小業主們收保護費,偶爾來吃吃霸王餐。除了這些以外,他們這個幫派的成員還對黃皮膚的女人有特殊的嗜好,有時就在店裡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女服務生。

雅琪到老王餐館工作的第三天中午,一個叫Kevin的黑幫成員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決定來老王的餐館吃午飯。事實證明他不僅僅得到了一頓霸王餐。

當雅琪給他上菜的時候,他的眼睛就直了,因為雅琪穿著吊帶連衣裙,白嫩的香肩和蓮藕一樣胳膊都露在外面。當時是六月份,天氣已經很熱,只有這樣穿才感覺涼快一些。

雅琪走路走去的端菜,收拾桌子,收錢,全然沒注意到Kevin一雙邪惡的眼睛正死盯著雅琪。甚至雅琪壓根就沒注意到Kevin這個顧客跟其他顧客有什麽區別,除了老王看到Kevin以後就告訴雅琪不要收他錢。

好容易忙過中午最忙的時候,雅琪這才覺得膀胱脹的厲害,需要上廁所。雅琪跟王太太說了一聲,急急的往後面的洗手間走去。

洗手間是男女通用的,一次只能容納一人。雅琪看到兩間洗手間都沒人,就慌慌的打開第一間的門進去。當雅琪回身剛要把門關上,突然看到一個高大的黑人把門一推,跟著雅琪擠了進來。雅琪立刻驚呆了,剛說原諒我,那黑人反手就把門關上而且反鎖。

不用說,那高大的黑人就是Kevin。他二十幾歲,身高六英尺四英寸,光頭,穿著髒兮兮的圓領T恤和牛仔褲,身體很結實,體重至少有兩百多磅,身高一米七零,體重六十公斤的雅琪在他面前像小孩對大人一樣,更不用說人種的差異,使力量的對比更加懸殊。

Kevin關門的一瞬間,雅琪就明白要發生什麽事了,雅琪尖聲呼救。事實上一牆之隔的廚房裡的王太太已經聽到雅琪的呼救聲。王太太沒想到那個黑人會對雅琪這樣一個變裝的女人霸王硬上弓,不過她還是沒有來救雅琪。不但沒有來救雅琪,王太太反而把通向後面衛生間的走廊入口攔住,掛了一塊木牌,上面用英文寫著:“Exployee Access Only,這樣別的顧客就不會到後面去,聽到什麽動靜或者打擾Kevin的好事。

事實上雅琪剛叫了一聲,就被Kevin一個巴掌打得噤了聲,緊接著用牆角的抹布堵住了嘴。Kevin把雅琪推到牆邊,抓住雅琪的吊帶往下一拉,連衣裙就被扒到腹部,讓雅琪上體裸露,白色32C杯乳罩下只有矽膠假奶高聳著。

因為穿著吊帶裙,雅琪的胸罩是沒有肩帶的,Kevin雙手往上一擼,胸罩就被掀開,將假奶彈出胸罩。雅琪平坦的胸部露了出來,Kevin發現雅琪平坦的胸部,一開始還以為東方女性都這麽小,但是想想好像又有點太平了,於是Kevin想好好檢查雅琪一下。

Kevin把雅琪裙子掀開,露出雅琪白嫩光滑的大腿和內褲下透出龜頭的陰莖,Kevin看到後恍然大悟,原來是個小人妖。因為雅琪平常都在讀書皮膚本來就不黑,尤其是衣服下麵平時看不到的地方,更是白皙,再加上雅琪瘦弱的身材,除了胸部不像女人以外,到處都隱約透露出女人的韻味。這麽說把,把雅琪胸部和陰莖遮起來,剝光衣服,說她是個美女,也會有大把人相信。雅琪的臉蛋挺好看,是鵝蛋型的圓臉,長得有點像關之琳,尤其在黑人的眼裡,化了妝簡直就是個東方變裝美女。

Kevin從沒試過東方人妖美女,更是興奮,經過一些力量懸殊的無用反抗,雅琪的內褲被剝下來扔到地上,裙子也蜷成一團縮在腰間,雅琪全身的關鍵部位都已經暴露出來讓Kevin一覽無遺。

Kevin一隻手解開褲子的拉鍊,彈出一根可樂罐那麽粗的大黑陰莖,雞蛋大的龜頭是紫紅色的,從褲子裡露出來的部分就有七英寸長,陰莖根部和陰囊、睾丸都隱藏在褲子裡。

雅琪還從來沒見過這麽大的陰莖,幾乎要嚇得昏過去,相對而言,雅琪自己的陰莖只是小兒科,只有四英寸長,幾乎只有Kevin的一半那麽粗。雖然雅琪是變裝的女人,但Kevin插入的時候雅琪還是感到近似初夜那種劇痛和脹得快爆炸的感覺。

Kevin的龜頭分開雅琪的屁眼,一點潤滑也沒做就緩緩插入,一直頂到直腸頂端不能繼續前進為止。雅琪感到屁眼已經被撕裂流血,肛門被撐得緊緊的。

好在Kevin也正在享受雅琪緊窄的屁眼對他陽具的強烈夾擠,並不著急開始抽插。

雅琪感到自己的屁眼開始發熱,屁眼漸漸適應黑人的陽具插入,龜頭也開始因興奮而流出精液。多年被壓抑的情慾開始蠢蠢欲動,就連陰莖也開始因為充血而微微脹痛。

而Kevin抹了一些雅琪自己的精液在雅琪的屁眼潤滑以後,也開始試著緩慢抽插。一波一波的摩擦快感從屁眼傳來,雅琪的陰莖更加堅硬,肛門壁的每一個皺褶都舒展開了,興奮的電流從直腸傳來,傳過硬挺的陰莖和漲大的龜頭,一直到達雅琪的神經中樞。雅琪不由得開始呻吟,連雅琪自己都驚訝自己嬌喘中透出的淫蕩。身為男人的尊嚴就在這幾分鐘內蕩然無存,雅琪的肉體居然被眼前這個骯髒的黑人糟蹋,而雅琪羞憤難忍的內心之中居然蕩漾著春情的漩渦。

就這樣在緩慢而持久的抽插中,雅琪被一步一步無可挽回的推向邊緣。雅琪從內心裡痛恨自己的肉體,鄙視自己的反應,但雅琪的身體不聽使喚的隨著抽插扭動,雙腳不自覺的拍打著Kevin的臀部。

一浪接一浪的快感終於把雅琪吞沒在裡面,雅琪大汗淋漓,陰莖一陣痙攣,精子從睾丸出發直沖到龜頭射出,射精的快感僵直了雅琪的身體,身體仿佛漂起來一樣,全身的血管好像要爆開,一陣急促的呻吟過後,身上頓時軟下來。

雅琪的精液順著睾丸流到屁眼,Kevin的陰莖插在其中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精液四濺。很快的,剛從射精顛峰下來的雅琪又被推向另一個更高的刺激,接著又是一個……

其實抽插只持續了不到二十分鐘,但對雅琪卻好象經歷了幾輩子,射精一次接著一次,雅琪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過去又活過來幾回。眼前這個年輕的黑人仿佛有著用不完的力氣,雅琪身體的劇烈反應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他一次又一次的讓雅琪發出呻吟,貪婪的吮吸著雅琪的龜頭,享受雅琪的屁眼對他龜頭的吮吸卻故意不射精。他控制著節奏,讓雅琪欲罷不能的整個身體套在他的陽具上,一次又一次在關鍵時候用力抽插,把雅琪推過臨界點,然後享受雅琪陰莖失禁般的精液,再次滋潤他的陽具。到後來,雅琪的射精一次接著一次,中間相隔不過幾十秒。

終於,Kevin有了快射精的感覺,他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插在雅琪屁眼的陰莖因為大量充血而隨著脈搏跳動,雅琪已經氣若遊絲,垂著頭,披散著頭髮,靠在他肩膀上。

Kevin最後一次把堅硬的陰莖深深頂到雅琪屁眼深處,馬眼正對著直腸,低聲吼叫著噴射出精液。雅琪的肛門和直腸裡頓時充滿了他乳白色的粘稠精漿。

雅琪知道他快要射精,內心深處極不情願他射在雅琪屁眼裡面,但讓雅琪驚訝的是,自己的屁股居然不聽話的貼上去,好象深怕黑人插得不夠深一樣。隨著小腹裡面感覺到熱乎乎的精液噴射在上面,雅琪又再次不可救藥的射出了精液。

就這樣,雅琪在雅琪到達美國的第十天,在老王餐館打工的第三天,就被一個從未謀面的黑人Kevin強暴了,而且在Kevin淫辱雅琪的過程中沒有採用任何防護措施,帶著黑人DNA的精子直接注入雅琪的直腸裡。

Kevin射精完畢,從雅琪屁眼抽出陰莖的時候,雅琪已經被糟蹋得全身癱軟。Kevin若無其事的撒了一泡尿,穿好褲子,把雅琪一個人丟在洗手間裡,從容的走過走廊從餐館的前門出去了。

雅琪抖抖嗦嗦的好不容易站起身來。肛交的快感過去,雅琪感覺到屁眼的空虛和火辣辣的疼痛。雅琪強撐著坐在抽水馬桶上開始小便,膨脹的膀胱慢慢消下去。雅琪心裡似乎盼望著尿液沖刷著雅琪紅腫的屁眼能帶走雅琪身上的恥辱,但這只是一廂情願而已。雅琪的屁眼還沒復原,下體散發著Kevin留下的黑人體臭和精液的腥味。雅琪能覺得濃精在屁眼裡流動,屁眼口也有黏黏的液體流出。

這時候老闆娘王太太進來了。她知道那個黑人強暴雅琪得手,想來安慰雅琪一下。雅琪一看到王太太,立刻就哭了,覺得自己沒臉見人。王太太跟雅琪說,那個黑人是黑幫,惹不起,還說,怕什麽,你孩子都長大成人,這事你不說出去只有你知我知,千萬不能報警,報警不但沒有用,而且會招來黑幫的報復,生意做不下去不說,還會有性命之虞。

漸漸的,雅琪不哭了,雅琪從馬桶上起來,立刻感到腰酸腿痛,頭暈目眩,胃裡陣噁心。王太太看雅琪這個樣子,也沒辦法,讓雅琪在廚房後面的小隔間裡休息了一會兒,雅琪說她要回去休息,她也只好同意了。雅琪回到家馬上沖進淋浴間洗澡,尤其是陰莖和肛門,雅琪恨不能把水灌進肛門和直腸洗出所有的黑人精液。

燕燕很晚才回到家,雅琪早睡了,燕燕以為雅琪打工累了,也不以為意。還好雅琪體質不錯,第二天就起床了。不過雅琪走路的姿勢跟以前不太一樣,雅琪自己知道,腫脹的屁眼要過幾天才能完全恢復。雅琪又回到老王的餐館打工,但每天提心吊膽的擔心強暴雅琪的那個黑人再次出現,以至於每個顧客進門都讓雅琪心驚肉跳,不敢一個人到後面的洗手間去。

一連十幾天,沒有出現,雅琪飽受蹂躪的身心漸漸恢復。照理雅琪應該明白,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Kevin,既然那個黑人是黑幫成員,一定會再來糾纏雅琪,但雅琪居然抱著一種奇怪的僥倖心理,希望他再也不要出現。

雅琪的一廂情願幫不了她。雅琪在洗手間被強暴後的第十九天,下午三點多,強暴雅琪的Kevin又出現在老王的餐館裡。當時餐館裡沒什麽人,雅琪剛開始還沒有看到,只是當雅琪走到Kevin坐的桌前,像往常一樣問一句Sir,what can I get for you?的同時,認出這個高大結實的黑人就是上次強暴自己的。

雅琪當時兩腿發軟,屁眼裡一陣灼熱,陰莖緊張得隨著心跳的節奏一跳一跳,剛被強暴後的那種痛苦感覺又回來了。雅琪沒聽見Kevin說了些什麽,只覺得他像狼一樣的眼睛盯著自己,立刻轉身躲進廚房。

當明白了怎麽回事以後,老闆娘王太太只好親自出來應付。直到Kevin他們吃完飯離開,雅琪才敢出來。王太太看雅琪嚇得不輕,跟雅琪說,你先回去吧,又說,我讓老王送你回去。平時雅琪都是自己坐巴士回家。因此王太太這麽一說,雅琪自然是千恩萬謝,卻不知道王太太已經把雅琪出賣了。

老王用他送外賣的老破車把雅琪送到我們住的公寓,這時是下午四點。燕燕一般晚上十一點過後才會回來。雅琪決定先沖個涼。雅琪把門窗都關好,這才走進洗間,脫光衣服,站到淋浴噴頭下。雅琪的心還在突突亂跳,屁眼裡的灼熱感不但沒有消失,似乎還更加強烈,陰莖似乎也有點脹痛。在雅琪洗下體的時候手指無意中碰到陰莖,陰莖立刻勃起了,腦子裡突然閃過Kevin又粗又長的陰莖。雅琪很驚訝自己居然會想起淫辱過自己,讓自己失去男性尊嚴的男性器官,又羞又惱。那簡直不是人,雅琪憤憤的想,但龜頭似乎開始流出精液。

雅琪忍不住開始撫摸自己的陰莖和屁眼,打開熱水,水流沖刷雅琪的這些部位,漸漸的,雅琪開始不由自主發出淫蕩的呻吟,而雅琪腦子裡黑人粗大的陽具此時已經揮之不去了。最終,雅琪把手指插在屁眼裡,並套弄陰莖讓自己達到了射精,全身酥軟下來。立刻,一種罪惡感和羞恥感占滿了雅琪的內心。雅琪感到自己不可原諒,居然想著雞奸自己的黑人陰莖手淫到射精。

雅琪裹著浴巾從洗澡間走進臥室,頭髮是濕的,臉頰還帶著射精後的潮紅,準備到箱子裡找衣服。眼鏡上的霧氣散去,雅琪赫然看到自己的床頭一堆烏黑的肉墩子,仔細一看,是一個肥胖的黑人半靠著坐在那裡,背靠著雅琪的枕頭,雙腿叉開,胯下那個醜陋的陽具耷拉著,沈甸甸的睾丸鬆鬆垮垮的垂在陰囊裡,陰囊下面幾乎可以看到黑乎乎的屁眼。

雅琪嚇得幾乎昏過去,聽到背後有人說“Here is our shemale(我們的人妖來了),門背後的Kevin把雅琪攔腰抱住,扔到床上,浴巾頓時脫落,雅琪赤裸的肉體暴露無遺。腰前垂著在兩個黑人眼裡是一塊鮮美無比的肥肉,尤其是品嘗過雅琪甜頭的Kevin最清楚。雅琪彷佛女人而又擁有男性器官的身體,顯然比其他真正的女人更加光鮮亮麗,老饗客們卻知道雅琪這東方人妖的美味。

坐在床頭的黑人大胖子名叫Michael,是Kevin找來開鎖的。Kevin從老闆娘王太太那里弄來雅琪的住址,還探聽到雅琪和燕燕的人妖住在一起,燕燕一般要很晚才能回家。Kevin讓王太太勸雅琪回家,王太太照辦了,Kevin找來Michael,趁雅琪洗澡的功夫,打開燕燕和雅琪住的公寓大門,脫光衣服躲在臥室裡等雅琪洗完澡出來。這場入室輪奸策劃得天衣無縫,離燕燕回家還有近七個小時。在燕燕小小的公寓裡,雅琪只能獨自面對這兩個黑人歹徒,她們體重總和是雅琪的四倍。既然時間這麽充裕,又沒有外界的打擾,不用擔心像上次那樣在洗手間裡匆匆完事,Kevin他們盡可以想怎麽玩就怎麽玩,而一絲不掛的雅琪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只能無助的被淫辱。雅琪此時既盼燕燕回來,這樣雅琪遭受的淫辱或許可以短一些,又擔心燕燕回來,怕燕燕當場撞見雅琪光著身子被黑人雞奸時的淫穢場面,讓雅琪從此無臉見人,更怕這些黑幫的亡命之徒狗急跳牆,做出什麽對自己和燕燕不利的事。相比之下,雅琪心裡倒寧可這兩個黑人在雅琪身上發洩個夠,然後在燕燕回來之前離開,儘管這意味著雅琪又要充當一回黑人的人妖性奴和精液廁所。

Kevin抬起雅琪赤裸的屁股,強迫雅琪分開雙腿,色迷迷的把手伸到雅琪的陰莖撫弄。雅琪的陰莖由於剛才的射精還留著精液,但是在看到黑人Michael醜陋的陰莖和陰囊後,不由得又開始變硬,因為雅琪心底知道今天受奸已不可避免,潛意識促使雅琪的屁眼準備即將到來的性事。

這一切當然瞞不過邪惡的Kevin。以他的性經驗和性技巧遠比雅琪豐富得多,因為雅琪被他第一次強暴以前從來沒被男人玩過,不用說玩,連碰都沒碰過。這也是為什麽第一次被雞奸的短短時間裡,雅琪會那麽多次射精,這裡有Kevin的本錢大和性技巧高的因素在裡面。

Kevin把手指插進雅琪屁眼裡攪動了一下抽出,把濕淋淋的手指舉得高高的,淫褻的笑聲回蕩在公寓裡“This bitch is soinheat(這條母狗發情得好厲害)”,他對坐在床頭的Michael說“Shedeserves a good fuck(她需要被好好前列腺,那裡已經開始充血。他們說的每一句評論雅琪身體的淫話雅琪都能聽懂,雅琪做夢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處於這樣的處境。來到美國以後雅琪變裝後的肉體竟然被黑人看中,並遭到如此匪夷所思的暴力侵犯,雅琪自己全無反抗之力。

Kevin開始用嘴玩弄雅琪的陰莖,舌頭靈活的舔弄雅琪的龜頭和睾丸,還在雅琪的馬眼打轉,與此同時,他的手指逗弄著雅琪的菊門。雅琪感到雙腿一緊,龜頭裡的精液控制不住的湧出,明顯感到屁眼深處的灼熱和瘙癢。這時雅琪感到什麽東西拍打著雅琪的臉頰,黑人Michael甩動著已經勃起一半的陰莖對雅琪說“Come bitch! suckit! Lick it good!(快來!母狗!快吸!好好舔!)沒等雅琪反應過來,他一手抓住雅琪的頭髮把雅琪的頭按到他胯下,一手像鉗子一樣捏住雅琪的臉頰兩邊,強迫雅琪張開嘴。

雅琪嘴邊烏黑的黑人陰莖雖然不如Kevin的粗長,比起雅琪全勃起時的陰莖還是大了許多,顯然很久沒洗了,上面油乎乎的,散發著精液的腥味和尿液的臊味,陰莖根部垂著的陰囊也是黑乎乎的,陰囊皺褶裡膩膩的一層汙垢,裡面兩顆結實的睾丸輪廓看得很清楚,自然也比雅琪的大一圈。陰莖周圍的毛不多,雅琪卻明顯能感到黑人強烈的體臭夾雜著陰囊後面屁眼的臭味。

雅琪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雅琪本來是很愛乾淨的人,此時雅琪腦子像過電一般。想到即將被這個胖子姦汙,自己的屁眼要與如此汙穢不堪的黑人下體發生零距離親密接觸,雅琪的胃裡就一陣抽搐。不過不等雅琪的噁心醞釀起來,Michael的陰莖已經進入了雅琪的嘴裡,烏油油的龜頭只搗雅琪的喉嚨。雅琪的胸口一陣翻騰,伴隨劇烈的咳嗽和發嘔,胃裡泛上來的酸水從雅琪鼻孔裡噴出,緊接著,被嗆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雅琪感到頭被用力往下按,直至陰莖全根盡入雅琪的嘴裡,粗大的陰莖把雅琪的嘴撐成O形,臉頰都被撐得鼓起。

Michael抓著雅琪的頭髮強迫雅琪的頭上下套動,雅琪屁股後面Kevin還在全力吮吸舔弄雅琪潮熱的陰莖,玩弄雅琪的菊門,他們嘴裡不停的吐出關於雅琪肉體和性器官的汙言穢語。前戲是做愛的第一步,目的自然是撩撥起人妖的情慾. 這場可以想見會長達數小時的輪奸自然沒有絲毫愛的成分,有的只是原始獸慾的衝動和滿足,是一波接一波的淩虐和羞辱,但對有些人來說,恥辱是遠比愛更有效的情慾催化劑,雅琪感到自己身體裡的慾望像岩漿一樣即將沸騰,這種慾望蔓延到全身,俘獲雅琪整個肉體和精神。越是感到羞恥這種慾望就越是強烈,慾望越強烈內心深處就愈加感到羞恥。雅琪就在給Michael口交和接受Kevin口交的過程中,在想都想不到的汙言穢語撞擊中,慢慢放棄了自我。雅琪像女人一樣扭動著身體和屁股,頭髮散亂在臉上和胸前,臉頰出現性感的紅暈,龜頭堅挺,脹大的陰莖隨著身體的扭動而晃動。

Kevin雞蛋大的龜頭適時湊過來,摩擦著雅琪因為性興奮而腫脹的陰莖,進一步撩撥雅琪的情慾. 雅琪屁眼裡更加瘙癢難耐,不由得開始浪聲呻吟,前後扭動屁股想讓陰莖插入,但狡猾的Kevin就是不肯插入,對雅琪說“Want my cook in your ass?Sayit!Say itlike this: I want yourbig black cook in myjuicy ass! Say it!”僵持了幾分鐘,雅琪終於開口,用蚊子一般細的聲音說“I want……your……cock…

…inmy……ass“。Kevin依舊不插入,讓雅琪大聲重複一遍,而且要把漏掉的”big black“和”juicy“說出來。雅琪又說了一遍”I want your……big……black……cock……inmy……juicy……ass“,聲音比剛才大了一些。沒想到Kevin還是不滿意,他要雅琪再說一遍,聲音要再大許多,而且不能有停頓。

雅琪又醞釀了幾十秒鐘,終於開口,用喊口號一樣的聲音喊出“I WANTYOUR BIG BLACK COCK IN MY JUICY ass!喊完,雅琪低下頭,泣不成聲,Michael把陰莖再次插入雅琪嘴裡,強迫雅琪的頭機械的套弄著。Kevin八英寸多長的陰莖也在此時進入了雅琪的屁眼。

龜頭不費勁就觸到雅琪的直腸。因為雅琪此時的體位特別適合,龜頭分開柔軟的直腸口,深深插入雅琪的直腸,整根巨大的陰莖都進入雅琪的肛門。Kevin繼而開始緩慢而有力的抽插。

雅琪繼第一次被強暴以來再次感到了屁眼被Kevin肉棒充滿的感覺,雖然肛門壁還是被繃得緊緊的,但比第一次適應多了。這也是雅琪第一次被男人的肉棒插入直腸,敏感的直腸驟然受到巨大龜頭的刺激,剛開始有些痛癢難忍,但Kevin的動作很慢很平穩,給雅琪的直腸充分的時間來接受。雅琪感到下體溫熱而充實,緩慢的抽插撫慰著雅琪屁眼裡的瘙癢,有力的節奏把雅琪一步一步帶向充滿誘惑的領域。隨著Kevin的抽插,雅琪發出愜意而滿足的呻吟,這聲音只能在喉嚨裡不能出來。意亂情迷中,雅琪的動作已經不受大腦控制,雅琪開始不滿足於僅僅套弄Michael的肉棒,而是用舌頭舔弄龜頭、整個陰莖,連帶著舔過陰囊,並把多餘的唾液連同Michael生殖器上的汙垢一起吞下。

Michael陰莖已經處於完全勃起狀態,跟Kevin的相比毫不遜色,烏油油的醜陋陽具兇惡的聳立著。Michael對雅琪的口活的進步顯然很享受,他挺著大肚子把雅琪的頭繼續往下按,示意雅琪舔他那散發著惡臭的屁眼。

此時此刻,正在被抽插的雅琪已經不是她自己了,雅琪的呼吸已經開始急促,下體配合Kevin的抽插扭動著。刺鼻的臭味也許更加激發了雅琪的情欲,雅琪只是遲疑了幾秒鐘,就伸出舌頭真的去舔Michael的屁眼,一邊舔還一邊用手套動他的陰莖,撫摸他的陰囊。此時,雅琪的高潮襲來,性感的精液噴湧著,吞噬雅琪的全身,讓雅琪覺得自己整個人要化掉一樣,美妙的呻吟回蕩在房間裡。

Kevin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微微加快了抽插節奏,迎著陰莖射精時屁眼收縮的波浪衝擊雅琪的肉體深處,晃動的陰囊裡結實的睾丸隨著一下下衝刺而撞擊著雅琪的睾丸。第一次射精的餘波還沒完全消退,雅琪就被推到了第二次射精的絕路上,仿佛坐過山車一樣,緊接著又是第三次,在雅琪肉體的波浪中,Kevin終於在雅琪的直腸深處爆發。隨著龜頭一跳一跳,一股股溫熱的精液被射進雅琪的屁眼和直腸。Kevin放開雅琪的屁股,雅琪終於癱軟下來。

但這只是短短的幾秒鐘,隨後一絲不掛的雅琪馬上被Kevin抬起雙腿抱到Michael面前,雅琪剛被體內射精後濕得一塌糊塗的下體對著Michael聳立的陰莖,張開的屁眼摩擦著紫黑色的龜頭,從屁眼裡湧出一股白色的精液,滴在龜頭上。Kevin把雅琪的裸體對準Michael的陰莖放下,雅琪的屁眼再次被黑人的陽具深深插入。雅琪已經被Kevin姦汙得全身酥軟,但還是不得不被把手撐在Michael的肩膀上,上下套動身體,前後扭動雅琪圓滾滾的兩瓣光屁股。胖子Michael粗著脖子喘氣,雙手抱住雅琪的屁股,下體跟雅琪的屁眼緊緊交合,也在扭動他滿是橫肉的大黑屁股。

從背後看去,雅琪香汗淋漓的赤裸上身伏在Michael身上,同樣被汗水沾濕的白嫩屁股對著Kevin的方向,向後翹起並正在上下套動。屁股下方可以清楚的看到性器結合的部位。Michael的陽具被完全沾濕了,黑得發亮,上面還沾著乳白色的精液,陰囊隨著雅琪的上下套動一顫一顫,陰囊下麵是雅琪剛舔過的黑乎乎的屁眼,上面的唾液還沒幹。雅琪的屁眼被再次撐成O形,上下吞吐著烏黑的陰莖。

這副淫蕩的春宮讓Kevin再次興奮起來,尤其雅琪緊窄的菊門對他是強烈的誘惑。他離開臥室,很快拿回來一瓶炒菜用的植物油,打開蓋,倒在手上,然後均勻的抹在他射精後重新堅挺的陰莖上。這時雅琪正在經歷Michael給雅琪的刺激,無暇他顧,緊接著Kevin騎在雅琪背後,扳住雅琪的腰,龜頭對準雅琪被Michael陰莖插入的屁眼旁邊用力的往裡面一起頂入。雖然有植物油的潤滑,剛開始還是相當困難,雅琪也痛苦得直叫痛。但當龜頭好不容易進去了以後,後面的事就容易多了,直到Kevin和Michael的陰莖同時深深的插入雅琪的直腸,開始一起抽插。

雅琪的後庭還從來沒有被兩人一起光顧過,因此雅琪剛開始只感覺肛門要裂開一樣的劇痛。讓雅琪意想不到的是,在劇痛的刺激下,雅琪的龜頭變得更加敏感,尤其是兩根粗大的陰莖把雅琪的屁眼撐得滿滿的,一點空隙都沒有。更奇妙的是,雅琪感到肛門裡面的痛楚帶來一種火辣辣的感覺,跟陰莖的灼熱融合在一起,像火上澆油一般,使雅琪體內的欲望熊熊燃燒,綿綿不斷的射精隨之襲來,雖然很慢,卻蘊涵著可怕的力量。雅琪在這股力量的支配下發出連雅琪自己都不敢想像的淫蕩呻吟,赤裸的肉體不停的抽搐、扭曲、搖晃……

隨著輪奸的持續,他們又變換了許多姿勢和體位,雅琪的嘴、屁眼被兩根黑陰莖反復抽插。在公寓臥室封閉的空間內,一絲不掛的雅琪被兩個裸體黑人壯漢夾在中間,兩黑一黃糾纏在一起,就像兩塊堅硬的黑巧克力中間夾了一層柔軟香甜的鮮奶油。雅琪的肉體在一次又一次的射精中變得更加酥軟多汁,淫浪誘人像鮮奶油一樣讓Kevin和Michael充分品嘗了雅琪的美味,而這兩個年輕黑人狂暴的邪惡欲望和用不完的旺盛精力也像黑巧克力一樣,剛入口是苦的,越嚼越有滋味。雅琪心中的自尊和自持就在這一次次的射精和體內射精中開始銷蝕,使雅琪從單純的變裝向心甘情願的黑人妖性奴邁出了關鍵的第一步。

晚上八點,在度過了縱慾的四個小時並且各在雅琪體內射精三次並迫使雅琪達到二十六次射精後,Kevin和Michael終於暫時把肉棒從雅琪身上抽出,讓雅琪到洗澡間沖個涼。趁雅琪沖涼的時候,他們給老王餐館打了一個訂外賣的電話。老王按響門鈴的時候,雅琪剛剛裹著浴巾從洗澡間出來,正在猶豫,Kevin已經搶先開門把老王拉進來,又關上門。老王看到裹著浴巾的雅琪身邊站著兩個裸體的黑人,一時驚呆了。Kevin一把扯掉雅琪身上的浴巾,對老王說“How do you like ourwhose?(你覺得我們的婊子怎麽樣)”老王當然認得雅琪。他看到雅琪的雙眼失神,頭髮散亂,小腹圓滾滾的,猜想雅琪肚子裡裝滿了精液,因為就算洗了澡,大腿內側還不斷有精液流下來。雅琪的乳房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乳頭四周還有牙印。他知道雅琪已經被這兩個黑人姦汙過,而且幾乎肯定還是輪奸。儘管如此,面對成熟的裸體人妖,他的陽具還是硬了起來。Kevin就要他這樣,過來一把拉下老王的褲子,露出跟燕燕差不多尺寸的陰莖,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讓雅琪給他乳交。雅琪馬上照辦,老王裝模作樣的推讓幾下,還是坐下來接受雅琪的服務。

全裸的雅琪跪在老王面前為他先是乳交,後是口交,五分鐘後老王在雅琪嘴裡射出白白的精液,Kevin讓雅琪把精液全吞下去。就這樣,Kevin他們第一次轉讓雅琪的性服務,換來一頓不是霸王餐的免費餐。

老王走後,Kevin和Michael吃飽喝足,淫興大發,再次把目光瞄準了雅琪。他們把雅琪按在客廳破舊的沙發上繼續輪番姦汙。雅琪此時雖然精神已經麻木,性器官卻依然敏感,拖著疲憊的身子一次又一次的讓兩根黑人的陰莖插入雅琪的身體,順從的依照指令的做出種種淫穢不堪的動作,提升姦汙雅琪的黑人的快感,自己也在墮落和羞恥中一次又一次的射出精液,次數太多以至於雅琪自己也記不清了。到晚上十一點,Kevin和Michael兩人幾乎把精囊全部排空,這才滿意的揚長而去。雅琪也沒有力氣再沖涼,而是爬到臥室的床上倒頭就昏睡過去。

燕燕回到公寓時是已經11點半,一進門就覺得不對勁,客廳裡彌漫著濃烈的精液味道,舊沙發上還殘留著看起來像黑人的體毛。燕燕到雅琪房間裡想問個究竟,發現雅琪全裸著睡在床上,屁股下麵的床單濕了一大塊,精液的氣味更加濃烈,床上似乎也有像黑人的體毛。雅琪睡得很沈,燕燕怎麽喊,雅琪也不醒。

從那一刻起,燕燕就猜想到發生了什麽事。雅琪在燕燕心目中就是一個只是喜歡變裝而且很漂亮的男同學,雖然燕燕很喜歡雅琪也想和雅琪做愛,但總是覺得雅琪不會同意男人插入他的屁眼而作罷,但是這個形象一下子被體毛和精液氣味打得粉碎。很顯然,在燕燕不在家的時候,雅琪跟黑人發生了性關係。以雅琪對男人的看法,不可能自願跟黑人發生關係,唯一的可能就是被黑人雞奸,而且強姦雅琪也許不止一個人。看著眼前雅琪變裝後的赤裸肉體,想到雅琪被黑人強奸甚至輪奸的情景,燕燕的陽具不禁勃起了。通常這時燕燕都是靠自慰來解決,但燕燕轉念一想,連黑人都可以玩雅琪,為什麽燕燕不能玩?一不做,二不休,燕燕乾脆脫光衣服,把雅琪拖到床邊,抬起雅琪的雙腿。

燕燕的猜想果然沒錯,雅琪的屁眼一點都不緊,大概是被黑人的大陽具肏松了,裡面濕濕滑滑的感覺就是精液,這麽多精液射在裡面,肏雅琪的肯定不止一個人。想到這裡燕燕的陰莖更加堅硬,燕燕抓著雅琪豐滿的乳房大力抽插,燕燕的大腿和雅琪的屁股撞擊發出“啪,啪”的響聲。雅琪在睡夢中發出淫蕩的哼聲,剛開始燕燕還以為要醒過來,慌忙停止抽插,後來發現雅琪並沒有醒來,於是更加肆無忌憚,雅琪叫得更大聲了。要吮吸雅琪龜頭時燕燕聞到上面有一股腥臭,猜到是姦汙雅琪的黑人留下的,就不吸了,改成用手指套弄。終於,燕燕在雅琪屁眼裡射出精液。

從雅琪屁眼裡抽出陰莖,燕燕輕輕擠壓雅琪的小腹,直到一股乳白的濃精流出。燕燕給雅琪蓋上一條毛巾被,就也睡覺去了。

第二天燕燕出門時雅琪還沒起床,後來吃午飯的時候燕燕放心不下,給家裡打電話,沒人接,又給老王的餐館打電話,王太太說雅琪在,燕燕這才放心。晚上回到家裡,家裡的一切蛛絲馬跡都已經消失,沙發套和床單都洗過,只有空氣中精液的味道還在。一切似乎又都恢復原來的樣子,但一切不可能回到原來的樣子了。

燕燕所不知道的是,Kevin和Michael早已經帶雅琪去隆乳了並幫雅琪辦了退學,並且配了我們公寓的鑰匙,他們開始三天兩頭的自由出入我們公寓。通常早上燕燕已經去學校,而雅琪要到接近中午才去餐館,中間有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差。他們就專門找這種雅琪一個人在家的時間,守在附近看燕燕離開了,就用鑰匙打開門闖進公寓。雅琪這時不是在床上,就是起床以後在沖涼,再就是穿著睡裙在客廳或者廚房裡,就算不是全裸,通常也只是穿著套頭睡裙,不穿內褲,只要往上撩到屁股以上,就可以肏,講究一點就把睡裙的肩帶往下一擼,一邊肏一邊玩奶子。他們如果急著離開,就在臥室或廚房或客廳或洗澡間裡把雅琪捉住,陰莖直奔主題的插入雅琪的屁眼。如果沒什麽事的話,Kevin或者Michael會整個上午跟雅琪在一起,Michael往往梅開二度,而Kevin至少要打三炮才會離開。他們年輕,精力旺盛,每次射精前都會把雅琪奸到射精好幾次。他們來的時候,雅琪就像被公雞捉住的母雞一樣,順從的任憑他們姦汙。

七月初的一個上午,離雅琪第一次被雞奸已經快兩個月,燕燕照常到學校去,雅琪一個人在客廳,Kevin用鑰匙打開門進來,二話不說,讓雅琪馬上跟他走。雅琪還像往常一樣只穿著套頭的吊帶睡裙,裡面沒穿內褲,他不讓雅琪換衣服,拉著雅琪匆匆忙忙的下樓。已經有一個不認識的黑人開著破舊的小轎車等在外面,他讓雅琪先坐到司機旁邊,隨後緊靠著雅琪坐進去,就開車了。

十幾分鐘以後,他們在城郊一處破破爛爛的廢車場停下來,這個廢車場兼營修車,從幾百輛報廢的汽車上拆下可用的零部件,成本很低,主要客戶是附近的低收入人群。來這裡的絕大部分都是黑人。

那個開車的黑人四十多歲,禿頂,啤酒肚,鬍子有點發白,跟雅琪自我介紹說他叫Rick。Kevin和Rick一起把雅琪帶到後面的工具房,已經有三個黑人工人等在那裡,後來又進來一個。他們都在三十多歲年紀,高矮胖瘦不一,看到雅琪時都帶著興奮的神色。雅琪的吊帶睡裙是紗質的,雅琪背後是七月強烈的陽光,他們從工具房裡往外看去,雅琪身上的睡裙就像透明的一樣,裙下美麗豐滿的胴體看得一清二楚。雅琪一路上忐忑不安,現在雅琪的猜測不但得到了證實,形勢比雅琪猜測的還要糟,自己不但要被姦汙,而且看來會被這幾個黑人輪奸。雅琪的身體卻對將要到來的性行為起了反應,高高勃起的乳頭透過薄薄的紗睡裙看得一清二楚,雅琪周圍的陰莖都勃起了。站在雅琪身旁的Rick對雅琪說madame you kown whattodo right?

(太太,你知道怎麽做,對吧)“雅琪目光茫然的看著他,Rick說”Nowtake off your

cloth!(脫掉衣服)“雅琪看了Kevin一眼,Kevin不耐煩的說 Whata youmaiting for?Take off your damn clothand suckthese

dick!(等什麽,快脫衣服吮雞巴)”兩行淚水從雅琪眼裡流下來。近兩個月來雅琪被黑人Kevin和Michael反復姦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汙辱,卻也經歷了從未經歷過的性體驗,雅琪在這幾十天裡從兩個黑人身上得到的射精比雅琪自己自慰的總和還要多。尤其是Kevin粗大的陰莖、健壯的身體和充沛的精液,是他第一個把雅琪強暴,第一個把龜頭插入雅琪的直腸,也是他第一個開發雅琪的後庭。雅琪意識中已經朦朦朧朧的把Kevin當作自己的姦夫,對他的侵犯不但身體不反抗,心裡也慢慢不再抗拒和厭惡,儘管每次被他雞奸還是讓雅琪感覺非常羞恥。這種羞恥更多的是對自己男性自尊的懷疑,讓雅琪每次都情慾高漲,興奮不已。雅琪愈來愈覺得自己是淫賤的人妖。

旁邊的Rick已經不耐煩了,他一邊抓住雅琪的雙臂往上抬,一邊說“Let mehelp you then(我們幫你脫)”,kevin過來幫著把雅琪的睡裙往上撩,一直卷到雅琪的胸部以上,然後從雅琪頭上脫下來。雅琪頓時全身赤裸,兩隻圓熟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葡萄一樣的乳頭飽滿得挺立著,周圍一圈乳暈隆出乳房半公分高,蓮藕般的胳膊,白皙渾圓的肩膀和背,腹部光潔,小肚子微微凸出,一叢烏黑的陰毛中間挺著一根老二,大腿白嫩光潔,渾圓的屁股顫巍巍的。

在場的黑人幾乎同時張大了嘴,眼睛瞪得溜圓,他們之前大概還從來沒見過全裸的黃皮膚人妖,更不用說玩了。除了Kevin以外,其他人紛紛解開褲帶,掏出他們的陽具。Kevin把雅琪按倒,讓雅琪跪在地上,其他人就過來圍住雅琪,從Rick開始把陰莖塞到雅琪嘴裡讓雅琪吮吸,其他兩人讓雅琪用手抓住陰莖套弄,剩下兩個站在雅琪身後一邊用陰莖拍打雅琪光潔的背,一邊自己用手套弄。不等射精,Rick就換到雅琪身後的位置,由旁邊的人接替使用雅琪的嘴。他們輪換著讓雅琪吮吸他們的肉棒和睾丸,用舌頭按摩附睾和前列腺,同時兩手還不能停止套弄另外兩根肉棒。這樣的“前戲”把每個男人的生殖器官都挑逗到插入前的最佳狀態,促使精液的加速合成,同時也讓雅琪情欲高漲,精液不斷從龜頭流出,臉上和胸乳泛起性感的紅暈。

Kevin把雅琪抱起來放在工作臺上,讓雅琪仰臥著,屁股靠在工作臺邊沿,按住雅琪的上身讓雅琪無法動彈,其他人圍住雅琪,一個蹲身湊到雅琪的陰莖舔弄雅琪的龜頭器和菊門,剩下的人伸手在雅琪大腿、小腹和臉蛋上撫摸,也是不停輪換。他們一邊用手和嘴玩弄雅琪的身體器官,一邊不停的說很多關於黃種女人的淫詞穢語,Kevin跟他們炫耀雅琪被他姦汙時的種種表現,也引起陣陣淫蕩的哄笑聲。工具房裡的色情氣氛高漲,五根裸露的陰莖根根暴長,個個躍躍欲試。

Rick第一個把陰莖湊到雅琪屁眼,龜頭對準屁眼用力插入,隨後開始有節奏的抽插,剩下的人繼續用手撫弄雅琪的陰莖,用淫詞穢語挑逗所有人的情慾。雅琪被迫隆過的乳房由於重力作用呈扁圓形,隨著抽插的動作像果凍(JELL-O)一樣前後晃動,飽滿的乳頭和隆起的乳暈就成了裝飾在果凍上的紅櫻桃,引得站在雅琪身邊的人紛紛用嘴去吸。在這樣羞恥的氛圍中,雅琪的陰莖、乳房、身體、眼睛和耳膜同時接受淫穢刺激的轟炸,不由得也情慾高漲,意識開始模糊,發出無意識的嬌聲呻吟。黃種人妖的呻吟本來就跟黑女人不同,相對於兩個月前,由於荷爾蒙的緣故,雅琪的音調更高,更加刺激了這些黑人的性慾. Rick開始用力加快抽插,雅琪的屁股配合的上下扭動,讓陰莖更加深入雅琪的屁眼。終於,先是雅琪射精從雅琪龜頭裡爆發,層層叠叠的屁眼因射精而更有力的吮吸著Rick的陰莖,隨後他的陰莖也在雅琪身體裡面暴漿,大量濃精從龜頭頂部的馬眼噴出,充滿雅琪的屁眼。

Rick抽出肉棒後即由旁邊的黑人頂替,他堅硬烏黑的陰莖不費力就刺進雅琪的屁眼,抱住雅琪的屁股開始深深抽插。他射精後立刻由第三個人頂上……

一個小時以後,除了Kevin以外的五個黑人依次姦汙了雅琪,並全部在雅琪的屁眼裡射出精液。

由於離事先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他們又把雅琪一絲不掛,經歷了八次射精後酥軟無力的身體抱到地上,強迫雅琪伏著身體,翹起屁股,讓他們再次輪番從背後插入屁眼姦汙,一次又一次的直腸內射精。

輪奸一直持續到到了上午11點,結束的時候,雅琪的屁眼已經由於連續的肛交開始腫脹,屁眼張開,粉紅的膣肉外翻,上面沾滿乳白色的黑人精液,屁眼和直腸裡更是充滿了數以億計,活躍健康的黑人精子。雅琪連穿上睡裙的力氣都沒有,全裸著被Kevin抱到他那剛修好的小轎車裡送回公寓。不用說,雅琪遭受的兩小時五人輪奸就是Kevin修車的代價。這次輪奸讓淫辱過雅琪的男人數量達到八人,除了燕燕是黃種人以外,其餘全都是黑人。這時候離雅琪到達美國才不到兩個月。

當天中午雅琪實在支持不住,沒有去老王的餐館上班,而是給老闆娘王太太打了個電話告假。王太太很不高興,心想,這個變裝騷女人被玩上癮了,跟黑鬼幹到起不了床,哪天找到合適的幫手就炒掉她。

第一次嘗到甜頭以後,Kevin和Michael商量,開始把雅琪的肉體當作可以出賣的商品使用。他把他的小轎車當成流動妓院,給雅琪戴上只露出嘴和下巴的面具,光著身子放在後座上帶到加油站,停在偏僻的角落裡,自己到前面去向周圍的人兜售。雅琪身上什麽也沒穿,也不敢跑出去,只得順從的在車裡等著被奸。雅琪的肉金標準是每半小時25美元。客人交了錢以後就在Kevin的車後座上當場姦汙雅琪。

雅琪的客人大部分是黑人,也有少數白人和我們學校的外國留學生。通過口口相傳,越來越多的人知道“Kevin

AsianWhore”又便宜又好,陰莖大屁眼緊精液多,皮膚又白又嫰人又好看的東方人妖,口技又好,還可以插菊門和體內射精。客人太多,肉金標準先是改成每一刻鍾15美元,後來又改成每10分鐘10美元。就算如此,雅琪每天從燕燕出門到雅琪去餐館上班只有三小時左右的時間,除掉兩次姦汙之間清理屁眼的時間,只能接15個客人。

而且每次接完15個客人去餐館打工都有氣無力。Kevin為了利用雅琪賺更多錢,也勸雅琪乾脆從餐館辭工不做,每賺100美元肉金付雅琪10美元,比在餐館掙的多。正好王太太那裡新來一個打雜的小夥子,就很樂意的讓雅琪走了。

雅琪辭工以後正式成為Kevin的賺錢工具。Kevin乾脆在加油站包下一間洗手間,每天把雅琪衣服剝光放在裡面,門要從外面才能用鑰匙打開。客人到的時候,只要向加油站的人要“Kevin bathroom(Kevin的洗手間)的鑰匙,就可以打開門進去姦汙雅琪。使用Kevin的洗手間只需要每10分鐘10美元,如果兩個人一起進去需要付雙倍的價錢,三個人以上不允許同時進去。洗手間裡面除了馬桶和洗臉池外,還提供25美分一個的避孕套,當然大部分客人不用避孕套和其他防護措施,而是用陽具直接跟雅琪的屁眼交合,體內射精。洗手間的空間比轎車後座大許多,因此也能玩出各種不同花樣。

客人們喜歡把雅琪按在洗臉池上姦汙,無論雅琪面朝前還是朝後,通過洗臉池前面的大鏡子,客人隨時可以觀賞自己的性交動作,從不同角度觀看雅琪身體和器官的變化。客人們也喜歡坐在馬桶上讓雅琪正面或背面跨坐在他身上,陽具插入雅琪的屁眼。也有人喜歡讓雅琪扶著馬桶的水箱趴著讓他姦汙,甚至還有人喜歡雅琪趴在地上撅起屁股,或者跪在地上給他口交。每天雅琪的任務是至少賺400美元肉金,一般都需要七到八個小時,被體內射精三十多次。洗手間裡裝著兩個攝影機,由加油站的工作人員監視裡面的情況。在雅琪空閒的時候,工作人員有時也會來姦汙雅琪,這是不算在肉金定額裡面的。

過了幾個月,Kevin的洗手間名聲越來越大,不僅附近的黑人男性都知道,在行車路線經過我們這裡的卡車司機裡也都傳開了,他們紛紛來這裡停車加油,順便花10美元姦汙雅琪,在雅琪身上發洩一下性慾. 有一天,我們實驗室來自羅馬尼亞的留學生Dan跟燕燕提起,說他玩過兩次,感覺很不錯,準備每周都去。羅馬尼亞人是幾天不幹炮就會受不了的,Dan離家很久,在這裡交不到女朋友,以前找過幾次妓女,白女人太貴,黑女人的性器太黑讓他沒有興致。

當時燕燕還不知道洗手間裡的黃種女人就是雅琪,就跟他一起去。到了加油站才發現現在要先領Kevin一個號,等叫到號才能進去。還好那天中午人不多,我們拿到號就等在洗手間門口,正好有一個相對瘦小的黑人從裡面出來,他人高馬大的同伴還在全裸著裡面,正把雅琪像抱小孩一樣抱在身上做最後的衝刺。

燕燕一下就從頭髮和聲音認出雅琪。雅琪無力的呻吟著,一絲不掛的身體套在他聳立的陽具上,豐滿的酥胸緊貼著黑人的胸膛,性器官結合的部位色彩分明,烏黑的陰莖比燕燕手腕還粗,每次抽插都帶著粉紅的屁眼肉,白色的精液從裡面湧出。

燕燕一下被鎮住了。燕燕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雅琪,更沒料到會當場目睹雅琪被黑人姦汙的狂暴場面。難道人們所說的那個精液廁所就是雅琪?門只開了一下又自動關上了。隔著門燕燕可以聽到雅琪失神的呻吟一陣高過一陣,這應該是雅琪被奸到連續不斷性射精時的發出的聲音,然後在雅琪失聲的同時,燕燕聽到那個黑人壯漢射精前和射精時發出的愜意的吼叫。

半分鐘過後,洗手間的門開了,那個黑人赤著上身一邊系褲帶一邊走出來,嘴裡咕噥著“Whata damnedfuck……(肏得真他媽爽),看到我們還擠了擠眼睛。就在那一刻,燕燕有想殺了他的衝動,不僅因為他剛姦汙了雅琪,而且因為他的動作神情不像剛跟一個變裝女人性交,倒像剛上完廁所一樣。

雅琪的身體對他來說就是裝精液的馬桶。燕燕深吸一口氣,往門口看了一眼,已經又有幾個人等在那裡,幾個黑人中間居然還夾雜著一個燕燕認識的中國人,他是這裡中國學生聯誼會的會長。當時燕燕真想揍他。

這時工作人員喊到我們的號碼。Dan走過去拿鑰匙,燕燕突然泄了氣。燕燕來這裡算幹什麽,不也是想上這個遠近聞名的精液廁所麽?聯想到雅琪那次被黑人輪奸,以及雅琪最近反常的舉動,說雅琪在一家加油站找到工作但又不肯告訴燕燕是哪家,每天晚上雅琪都累得不想動,總是早早就睡了,燕燕早該想到這個精液廁所就是雅琪。燕燕自己來上雅琪,又有什麽資格責怪別人來上雅琪?想到這裡,燕燕也沒有心情跟Dan一起進去看他肥胖多毛的身體壓在雅琪身上奸汙她,只跟他招呼一聲,讓他enjoy,就離開了。路過學生會長身邊的時候他還對燕燕心照不宣的笑笑。

從正常的男人到黑人的人妖性奴和精液公廁,這中間的差距看起來很遙遠,實際上雅琪不到美國一年時間就經歷過了。從雅琪第一次被Kevin在洗手間裡被強暴開始,雅琪就跟廁所結下了不解之緣。在一次又一次的姦汙中,雅琪淫蕩的肉體和屁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開發利用,滿足了幾百個男人的性需要,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

作者:雅琪

雅琪跟著燕燕來到美國讀書,卻在短短幾十天內成了黑人幫派的變裝性奴和精液公廁,以至後來開始提供精液供淫辱雅琪的人享用,恥辱的陷入永遠無法脫身的淫慾變裝地獄。

如果不是來美國讀書,雅琪是一個資優的男碩士,到美國時雅琪剛剛年滿20歲,從台大碩士研究所畢業的帥氣男生。雅琪除了長相斯文像個女人以外,雅琪沒有和女人,當然更沒有和同性的男人發生過性行為。雅琪實際上是個變裝癖的男生,變裝後性慾很強的男人,但因為在臺灣時,由於道德觀念的約束和自己心裡放不開,雅琪只好一直壓抑自己的性慾. 燕燕是雅琪碩士班的同學。畢業後,燕燕和雅琪一起拿到美國一所大學的博士班獎學金,來到美國讀書。因為燕燕的父親在美國那所大學旁幫燕燕買了一間房子,所以雅琪來到美國,是跟燕燕住在一起。雅琪說想找一份工作體驗美國人的生活,而燕燕的父親正好有一個朋友在我們那個城市開中餐館,就介紹雅琪到他朋友的餐館裡打工。

我們住的那個城市曾經是美國工業發達的象徵,現在明顯的破落了。那個中餐館附近也慢慢蛻化成黑幫橫行,罪惡氾濫的黑人區,有70%黑人人口。店主老王,也就是燕燕父親的朋友,靠著這一家小小的餐館勉強度日,沒有打算也不可能搬離這個地方,況且雖然是黑人區,但生意還過得去,就是沒什麽人願意來這裡打工,上一個跑堂的幹了兩個月就跑了。於是王太太親任大廚兼跑堂,老王自己負責送外賣。雅琪來了以後,由於老王說他想請一個女生來當跑堂兼廚房的幫工,雅琪想想反正在美國沒人認識她,又加上雅琪自己想滿足穿女裝的慾望,所以雅琪以後就穿女裝,每天從中午開始,一直幹到晚上9點多。

有一件事情,老王和王太太沒跟雅琪提。這附近有一個黑幫,幫派的成員90%以上都是黑人,他們向附近的小業主們收保護費,偶爾來吃吃霸王餐。除了這些以外,他們這個幫派的成員還對黃皮膚的女人有特殊的嗜好,有時就在店裡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女服務生。

雅琪到老王餐館工作的第三天中午,一個叫Kevin的黑幫成員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決定來老王的餐館吃午飯。事實證明他不僅僅得到了一頓霸王餐。

當雅琪給他上菜的時候,他的眼睛就直了,因為雅琪穿著吊帶連衣裙,白嫩的香肩和蓮藕一樣胳膊都露在外面。當時是六月份,天氣已經很熱,只有這樣穿才感覺涼快一些。

雅琪走路走去的端菜,收拾桌子,收錢,全然沒注意到Kevin一雙邪惡的眼睛正死盯著雅琪。甚至雅琪壓根就沒注意到Kevin這個顧客跟其他顧客有什麽區別,除了老王看到Kevin以後就告訴雅琪不要收他錢。

好容易忙過中午最忙的時候,雅琪這才覺得膀胱脹的厲害,需要上廁所。雅琪跟王太太說了一聲,急急的往後面的洗手間走去。

洗手間是男女通用的,一次只能容納一人。雅琪看到兩間洗手間都沒人,就慌慌的打開第一間的門進去。當雅琪回身剛要把門關上,突然看到一個高大的黑人把門一推,跟著雅琪擠了進來。雅琪立刻驚呆了,剛說原諒我,那黑人反手就把門關上而且反鎖。

不用說,那高大的黑人就是Kevin。他二十幾歲,身高六英尺四英寸,光頭,穿著髒兮兮的圓領T恤和牛仔褲,身體很結實,體重至少有兩百多磅,身高一米七零,體重六十公斤的雅琪在他面前像小孩對大人一樣,更不用說人種的差異,使力量的對比更加懸殊。

Kevin關門的一瞬間,雅琪就明白要發生什麽事了,雅琪尖聲呼救。事實上一牆之隔的廚房裡的王太太已經聽到雅琪的呼救聲。王太太沒想到那個黑人會對雅琪這樣一個變裝的女人霸王硬上弓,不過她還是沒有來救雅琪。不但沒有來救雅琪,王太太反而把通向後面衛生間的走廊入口攔住,掛了一塊木牌,上面用英文寫著:“Exployee Access Only,這樣別的顧客就不會到後面去,聽到什麽動靜或者打擾Kevin的好事。

事實上雅琪剛叫了一聲,就被Kevin一個巴掌打得噤了聲,緊接著用牆角的抹布堵住了嘴。Kevin把雅琪推到牆邊,抓住雅琪的吊帶往下一拉,連衣裙就被扒到腹部,讓雅琪上體裸露,白色32C杯乳罩下只有矽膠假奶高聳著。

因為穿著吊帶裙,雅琪的胸罩是沒有肩帶的,Kevin雙手往上一擼,胸罩就被掀開,將假奶彈出胸罩。雅琪平坦的胸部露了出來,Kevin發現雅琪平坦的胸部,一開始還以為東方女性都這麽小,但是想想好像又有點太平了,於是Kevin想好好檢查雅琪一下。

Kevin把雅琪裙子掀開,露出雅琪白嫩光滑的大腿和內褲下透出龜頭的陰莖,Kevin看到後恍然大悟,原來是個小人妖。因為雅琪平常都在讀書皮膚本來就不黑,尤其是衣服下麵平時看不到的地方,更是白皙,再加上雅琪瘦弱的身材,除了胸部不像女人以外,到處都隱約透露出女人的韻味。這麽說把,把雅琪胸部和陰莖遮起來,剝光衣服,說她是個美女,也會有大把人相信。雅琪的臉蛋挺好看,是鵝蛋型的圓臉,長得有點像關之琳,尤其在黑人的眼裡,化了妝簡直就是個東方變裝美女。

Kevin從沒試過東方人妖美女,更是興奮,經過一些力量懸殊的無用反抗,雅琪的內褲被剝下來扔到地上,裙子也蜷成一團縮在腰間,雅琪全身的關鍵部位都已經暴露出來讓Kevin一覽無遺。

Kevin一隻手解開褲子的拉鍊,彈出一根可樂罐那麽粗的大黑陰莖,雞蛋大的龜頭是紫紅色的,從褲子裡露出來的部分就有七英寸長,陰莖根部和陰囊、睾丸都隱藏在褲子裡。

雅琪還從來沒見過這麽大的陰莖,幾乎要嚇得昏過去,相對而言,雅琪自己的陰莖只是小兒科,只有四英寸長,幾乎只有Kevin的一半那麽粗。雖然雅琪是變裝的女人,但Kevin插入的時候雅琪還是感到近似初夜那種劇痛和脹得快爆炸的感覺。

Kevin的龜頭分開雅琪的屁眼,一點潤滑也沒做就緩緩插入,一直頂到直腸頂端不能繼續前進為止。雅琪感到屁眼已經被撕裂流血,肛門被撐得緊緊的。

好在Kevin也正在享受雅琪緊窄的屁眼對他陽具的強烈夾擠,並不著急開始抽插。

雅琪感到自己的屁眼開始發熱,屁眼漸漸適應黑人的陽具插入,龜頭也開始因興奮而流出精液。多年被壓抑的情慾開始蠢蠢欲動,就連陰莖也開始因為充血而微微脹痛。

而Kevin抹了一些雅琪自己的精液在雅琪的屁眼潤滑以後,也開始試著緩慢抽插。一波一波的摩擦快感從屁眼傳來,雅琪的陰莖更加堅硬,肛門壁的每一個皺褶都舒展開了,興奮的電流從直腸傳來,傳過硬挺的陰莖和漲大的龜頭,一直到達雅琪的神經中樞。雅琪不由得開始呻吟,連雅琪自己都驚訝自己嬌喘中透出的淫蕩。身為男人的尊嚴就在這幾分鐘內蕩然無存,雅琪的肉體居然被眼前這個骯髒的黑人糟蹋,而雅琪羞憤難忍的內心之中居然蕩漾著春情的漩渦。

就這樣在緩慢而持久的抽插中,雅琪被一步一步無可挽回的推向邊緣。雅琪從內心裡痛恨自己的肉體,鄙視自己的反應,但雅琪的身體不聽使喚的隨著抽插扭動,雙腳不自覺的拍打著Kevin的臀部。

一浪接一浪的快感終於把雅琪吞沒在裡面,雅琪大汗淋漓,陰莖一陣痙攣,精子從睾丸出發直沖到龜頭射出,射精的快感僵直了雅琪的身體,身體仿佛漂起來一樣,全身的血管好像要爆開,一陣急促的呻吟過後,身上頓時軟下來。

雅琪的精液順著睾丸流到屁眼,Kevin的陰莖插在其中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精液四濺。很快的,剛從射精顛峰下來的雅琪又被推向另一個更高的刺激,接著又是一個……

其實抽插只持續了不到二十分鐘,但對雅琪卻好象經歷了幾輩子,射精一次接著一次,雅琪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過去又活過來幾回。眼前這個年輕的黑人仿佛有著用不完的力氣,雅琪身體的劇烈反應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他一次又一次的讓雅琪發出呻吟,貪婪的吮吸著雅琪的龜頭,享受雅琪的屁眼對他龜頭的吮吸卻故意不射精。他控制著節奏,讓雅琪欲罷不能的整個身體套在他的陽具上,一次又一次在關鍵時候用力抽插,把雅琪推過臨界點,然後享受雅琪陰莖失禁般的精液,再次滋潤他的陽具。到後來,雅琪的射精一次接著一次,中間相隔不過幾十秒。

終於,Kevin有了快射精的感覺,他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插在雅琪屁眼的陰莖因為大量充血而隨著脈搏跳動,雅琪已經氣若遊絲,垂著頭,披散著頭髮,靠在他肩膀上。

Kevin最後一次把堅硬的陰莖深深頂到雅琪屁眼深處,馬眼正對著直腸,低聲吼叫著噴射出精液。雅琪的肛門和直腸裡頓時充滿了他乳白色的粘稠精漿。

雅琪知道他快要射精,內心深處極不情願他射在雅琪屁眼裡面,但讓雅琪驚訝的是,自己的屁股居然不聽話的貼上去,好象深怕黑人插得不夠深一樣。隨著小腹裡面感覺到熱乎乎的精液噴射在上面,雅琪又再次不可救藥的射出了精液。

就這樣,雅琪在雅琪到達美國的第十天,在老王餐館打工的第三天,就被一個從未謀面的黑人Kevin強暴了,而且在Kevin淫辱雅琪的過程中沒有採用任何防護措施,帶著黑人DNA的精子直接注入雅琪的直腸裡。

Kevin射精完畢,從雅琪屁眼抽出陰莖的時候,雅琪已經被糟蹋得全身癱軟。Kevin若無其事的撒了一泡尿,穿好褲子,把雅琪一個人丟在洗手間裡,從容的走過走廊從餐館的前門出去了。

雅琪抖抖嗦嗦的好不容易站起身來。肛交的快感過去,雅琪感覺到屁眼的空虛和火辣辣的疼痛。雅琪強撐著坐在抽水馬桶上開始小便,膨脹的膀胱慢慢消下去。雅琪心裡似乎盼望著尿液沖刷著雅琪紅腫的屁眼能帶走雅琪身上的恥辱,但這只是一廂情願而已。雅琪的屁眼還沒復原,下體散發著Kevin留下的黑人體臭和精液的腥味。雅琪能覺得濃精在屁眼裡流動,屁眼口也有黏黏的液體流出。

這時候老闆娘王太太進來了。她知道那個黑人強暴雅琪得手,想來安慰雅琪一下。雅琪一看到王太太,立刻就哭了,覺得自己沒臉見人。王太太跟雅琪說,那個黑人是黑幫,惹不起,還說,怕什麽,你孩子都長大成人,這事你不說出去只有你知我知,千萬不能報警,報警不但沒有用,而且會招來黑幫的報復,生意做不下去不說,還會有性命之虞。

漸漸的,雅琪不哭了,雅琪從馬桶上起來,立刻感到腰酸腿痛,頭暈目眩,胃裡陣噁心。王太太看雅琪這個樣子,也沒辦法,讓雅琪在廚房後面的小隔間裡休息了一會兒,雅琪說她要回去休息,她也只好同意了。雅琪回到家馬上沖進淋浴間洗澡,尤其是陰莖和肛門,雅琪恨不能把水灌進肛門和直腸洗出所有的黑人精液。

燕燕很晚才回到家,雅琪早睡了,燕燕以為雅琪打工累了,也不以為意。還好雅琪體質不錯,第二天就起床了。不過雅琪走路的姿勢跟以前不太一樣,雅琪自己知道,腫脹的屁眼要過幾天才能完全恢復。雅琪又回到老王的餐館打工,但每天提心吊膽的擔心強暴雅琪的那個黑人再次出現,以至於每個顧客進門都讓雅琪心驚肉跳,不敢一個人到後面的洗手間去。

一連十幾天,沒有出現,雅琪飽受蹂躪的身心漸漸恢復。照理雅琪應該明白,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Kevin,既然那個黑人是黑幫成員,一定會再來糾纏雅琪,但雅琪居然抱著一種奇怪的僥倖心理,希望他再也不要出現。

雅琪的一廂情願幫不了她。雅琪在洗手間被強暴後的第十九天,下午三點多,強暴雅琪的Kevin又出現在老王的餐館裡。當時餐館裡沒什麽人,雅琪剛開始還沒有看到,只是當雅琪走到Kevin坐的桌前,像往常一樣問一句Sir,what can I get for you?的同時,認出這個高大結實的黑人就是上次強暴自己的。

雅琪當時兩腿發軟,屁眼裡一陣灼熱,陰莖緊張得隨著心跳的節奏一跳一跳,剛被強暴後的那種痛苦感覺又回來了。雅琪沒聽見Kevin說了些什麽,只覺得他像狼一樣的眼睛盯著自己,立刻轉身躲進廚房。

當明白了怎麽回事以後,老闆娘王太太只好親自出來應付。直到Kevin他們吃完飯離開,雅琪才敢出來。王太太看雅琪嚇得不輕,跟雅琪說,你先回去吧,又說,我讓老王送你回去。平時雅琪都是自己坐巴士回家。因此王太太這麽一說,雅琪自然是千恩萬謝,卻不知道王太太已經把雅琪出賣了。

老王用他送外賣的老破車把雅琪送到我們住的公寓,這時是下午四點。燕燕一般晚上十一點過後才會回來。雅琪決定先沖個涼。雅琪把門窗都關好,這才走進洗間,脫光衣服,站到淋浴噴頭下。雅琪的心還在突突亂跳,屁眼裡的灼熱感不但沒有消失,似乎還更加強烈,陰莖似乎也有點脹痛。在雅琪洗下體的時候手指無意中碰到陰莖,陰莖立刻勃起了,腦子裡突然閃過Kevin又粗又長的陰莖。雅琪很驚訝自己居然會想起淫辱過自己,讓自己失去男性尊嚴的男性器官,又羞又惱。那簡直不是人,雅琪憤憤的想,但龜頭似乎開始流出精液。

雅琪忍不住開始撫摸自己的陰莖和屁眼,打開熱水,水流沖刷雅琪的這些部位,漸漸的,雅琪開始不由自主發出淫蕩的呻吟,而雅琪腦子裡黑人粗大的陽具此時已經揮之不去了。最終,雅琪把手指插在屁眼裡,並套弄陰莖讓自己達到了射精,全身酥軟下來。立刻,一種罪惡感和羞恥感占滿了雅琪的內心。雅琪感到自己不可原諒,居然想著雞奸自己的黑人陰莖手淫到射精。

雅琪裹著浴巾從洗澡間走進臥室,頭髮是濕的,臉頰還帶著射精後的潮紅,準備到箱子裡找衣服。眼鏡上的霧氣散去,雅琪赫然看到自己的床頭一堆烏黑的肉墩子,仔細一看,是一個肥胖的黑人半靠著坐在那裡,背靠著雅琪的枕頭,雙腿叉開,胯下那個醜陋的陽具耷拉著,沈甸甸的睾丸鬆鬆垮垮的垂在陰囊裡,陰囊下面幾乎可以看到黑乎乎的屁眼。

雅琪嚇得幾乎昏過去,聽到背後有人說“Here is our shemale(我們的人妖來了),門背後的Kevin把雅琪攔腰抱住,扔到床上,浴巾頓時脫落,雅琪赤裸的肉體暴露無遺。腰前垂著在兩個黑人眼裡是一塊鮮美無比的肥肉,尤其是品嘗過雅琪甜頭的Kevin最清楚。雅琪彷佛女人而又擁有男性器官的身體,顯然比其他真正的女人更加光鮮亮麗,老饗客們卻知道雅琪這東方人妖的美味。

坐在床頭的黑人大胖子名叫Michael,是Kevin找來開鎖的。Kevin從老闆娘王太太那里弄來雅琪的住址,還探聽到雅琪和燕燕的人妖住在一起,燕燕一般要很晚才能回家。Kevin讓王太太勸雅琪回家,王太太照辦了,Kevin找來Michael,趁雅琪洗澡的功夫,打開燕燕和雅琪住的公寓大門,脫光衣服躲在臥室裡等雅琪洗完澡出來。這場入室輪奸策劃得天衣無縫,離燕燕回家還有近七個小時。在燕燕小小的公寓裡,雅琪只能獨自面對這兩個黑人歹徒,她們體重總和是雅琪的四倍。既然時間這麽充裕,又沒有外界的打擾,不用擔心像上次那樣在洗手間裡匆匆完事,Kevin他們盡可以想怎麽玩就怎麽玩,而一絲不掛的雅琪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只能無助的被淫辱。雅琪此時既盼燕燕回來,這樣雅琪遭受的淫辱或許可以短一些,又擔心燕燕回來,怕燕燕當場撞見雅琪光著身子被黑人雞奸時的淫穢場面,讓雅琪從此無臉見人,更怕這些黑幫的亡命之徒狗急跳牆,做出什麽對自己和燕燕不利的事。相比之下,雅琪心裡倒寧可這兩個黑人在雅琪身上發洩個夠,然後在燕燕回來之前離開,儘管這意味著雅琪又要充當一回黑人的人妖性奴和精液廁所。

Kevin抬起雅琪赤裸的屁股,強迫雅琪分開雙腿,色迷迷的把手伸到雅琪的陰莖撫弄。雅琪的陰莖由於剛才的射精還留著精液,但是在看到黑人Michael醜陋的陰莖和陰囊後,不由得又開始變硬,因為雅琪心底知道今天受奸已不可避免,潛意識促使雅琪的屁眼準備即將到來的性事。

這一切當然瞞不過邪惡的Kevin。以他的性經驗和性技巧遠比雅琪豐富得多,因為雅琪被他第一次強暴以前從來沒被男人玩過,不用說玩,連碰都沒碰過。這也是為什麽第一次被雞奸的短短時間裡,雅琪會那麽多次射精,這裡有Kevin的本錢大和性技巧高的因素在裡面。

Kevin把手指插進雅琪屁眼裡攪動了一下抽出,把濕淋淋的手指舉得高高的,淫褻的笑聲回蕩在公寓裡“This bitch is soinheat(這條母狗發情得好厲害)”,他對坐在床頭的Michael說“Shedeserves a good fuck(她需要被好好前列腺,那裡已經開始充血。他們說的每一句評論雅琪身體的淫話雅琪都能聽懂,雅琪做夢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處於這樣的處境。來到美國以後雅琪變裝後的肉體竟然被黑人看中,並遭到如此匪夷所思的暴力侵犯,雅琪自己全無反抗之力。

Kevin開始用嘴玩弄雅琪的陰莖,舌頭靈活的舔弄雅琪的龜頭和睾丸,還在雅琪的馬眼打轉,與此同時,他的手指逗弄著雅琪的菊門。雅琪感到雙腿一緊,龜頭裡的精液控制不住的湧出,明顯感到屁眼深處的灼熱和瘙癢。這時雅琪感到什麽東西拍打著雅琪的臉頰,黑人Michael甩動著已經勃起一半的陰莖對雅琪說“Come bitch! suckit! Lick it good!(快來!母狗!快吸!好好舔!)沒等雅琪反應過來,他一手抓住雅琪的頭髮把雅琪的頭按到他胯下,一手像鉗子一樣捏住雅琪的臉頰兩邊,強迫雅琪張開嘴。

雅琪嘴邊烏黑的黑人陰莖雖然不如Kevin的粗長,比起雅琪全勃起時的陰莖還是大了許多,顯然很久沒洗了,上面油乎乎的,散發著精液的腥味和尿液的臊味,陰莖根部垂著的陰囊也是黑乎乎的,陰囊皺褶裡膩膩的一層汙垢,裡面兩顆結實的睾丸輪廓看得很清楚,自然也比雅琪的大一圈。陰莖周圍的毛不多,雅琪卻明顯能感到黑人強烈的體臭夾雜著陰囊後面屁眼的臭味。

雅琪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雅琪本來是很愛乾淨的人,此時雅琪腦子像過電一般。想到即將被這個胖子姦汙,自己的屁眼要與如此汙穢不堪的黑人下體發生零距離親密接觸,雅琪的胃裡就一陣抽搐。不過不等雅琪的噁心醞釀起來,Michael的陰莖已經進入了雅琪的嘴裡,烏油油的龜頭只搗雅琪的喉嚨。雅琪的胸口一陣翻騰,伴隨劇烈的咳嗽和發嘔,胃裡泛上來的酸水從雅琪鼻孔裡噴出,緊接著,被嗆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雅琪感到頭被用力往下按,直至陰莖全根盡入雅琪的嘴裡,粗大的陰莖把雅琪的嘴撐成O形,臉頰都被撐得鼓起。

Michael抓著雅琪的頭髮強迫雅琪的頭上下套動,雅琪屁股後面Kevin還在全力吮吸舔弄雅琪潮熱的陰莖,玩弄雅琪的菊門,他們嘴裡不停的吐出關於雅琪肉體和性器官的汙言穢語。前戲是做愛的第一步,目的自然是撩撥起人妖的情慾. 這場可以想見會長達數小時的輪奸自然沒有絲毫愛的成分,有的只是原始獸慾的衝動和滿足,是一波接一波的淩虐和羞辱,但對有些人來說,恥辱是遠比愛更有效的情慾催化劑,雅琪感到自己身體裡的慾望像岩漿一樣即將沸騰,這種慾望蔓延到全身,俘獲雅琪整個肉體和精神。越是感到羞恥這種慾望就越是強烈,慾望越強烈內心深處就愈加感到羞恥。雅琪就在給Michael口交和接受Kevin口交的過程中,在想都想不到的汙言穢語撞擊中,慢慢放棄了自我。雅琪像女人一樣扭動著身體和屁股,頭髮散亂在臉上和胸前,臉頰出現性感的紅暈,龜頭堅挺,脹大的陰莖隨著身體的扭動而晃動。

Kevin雞蛋大的龜頭適時湊過來,摩擦著雅琪因為性興奮而腫脹的陰莖,進一步撩撥雅琪的情慾. 雅琪屁眼裡更加瘙癢難耐,不由得開始浪聲呻吟,前後扭動屁股想讓陰莖插入,但狡猾的Kevin就是不肯插入,對雅琪說“Want my cook in your ass?Sayit!Say itlike this: I want yourbig black cook in myjuicy ass! Say it!”僵持了幾分鐘,雅琪終於開口,用蚊子一般細的聲音說“I want……your……cock…

…inmy……ass“。Kevin依舊不插入,讓雅琪大聲重複一遍,而且要把漏掉的”big black“和”juicy“說出來。雅琪又說了一遍”I want your……big……black……cock……inmy……juicy……ass“,聲音比剛才大了一些。沒想到Kevin還是不滿意,他要雅琪再說一遍,聲音要再大許多,而且不能有停頓。

雅琪又醞釀了幾十秒鐘,終於開口,用喊口號一樣的聲音喊出“I WANTYOUR BIG BLACK COCK IN MY JUICY ass!喊完,雅琪低下頭,泣不成聲,Michael把陰莖再次插入雅琪嘴裡,強迫雅琪的頭機械的套弄著。Kevin八英寸多長的陰莖也在此時進入了雅琪的屁眼。

龜頭不費勁就觸到雅琪的直腸。因為雅琪此時的體位特別適合,龜頭分開柔軟的直腸口,深深插入雅琪的直腸,整根巨大的陰莖都進入雅琪的肛門。Kevin繼而開始緩慢而有力的抽插。

雅琪繼第一次被強暴以來再次感到了屁眼被Kevin肉棒充滿的感覺,雖然肛門壁還是被繃得緊緊的,但比第一次適應多了。這也是雅琪第一次被男人的肉棒插入直腸,敏感的直腸驟然受到巨大龜頭的刺激,剛開始有些痛癢難忍,但Kevin的動作很慢很平穩,給雅琪的直腸充分的時間來接受。雅琪感到下體溫熱而充實,緩慢的抽插撫慰著雅琪屁眼裡的瘙癢,有力的節奏把雅琪一步一步帶向充滿誘惑的領域。隨著Kevin的抽插,雅琪發出愜意而滿足的呻吟,這聲音只能在喉嚨裡不能出來。意亂情迷中,雅琪的動作已經不受大腦控制,雅琪開始不滿足於僅僅套弄Michael的肉棒,而是用舌頭舔弄龜頭、整個陰莖,連帶著舔過陰囊,並把多餘的唾液連同Michael生殖器上的汙垢一起吞下。

Michael陰莖已經處於完全勃起狀態,跟Kevin的相比毫不遜色,烏油油的醜陋陽具兇惡的聳立著。Michael對雅琪的口活的進步顯然很享受,他挺著大肚子把雅琪的頭繼續往下按,示意雅琪舔他那散發著惡臭的屁眼。

此時此刻,正在被抽插的雅琪已經不是她自己了,雅琪的呼吸已經開始急促,下體配合Kevin的抽插扭動著。刺鼻的臭味也許更加激發了雅琪的情欲,雅琪只是遲疑了幾秒鐘,就伸出舌頭真的去舔Michael的屁眼,一邊舔還一邊用手套動他的陰莖,撫摸他的陰囊。此時,雅琪的高潮襲來,性感的精液噴湧著,吞噬雅琪的全身,讓雅琪覺得自己整個人要化掉一樣,美妙的呻吟回蕩在房間裡。

Kevin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微微加快了抽插節奏,迎著陰莖射精時屁眼收縮的波浪衝擊雅琪的肉體深處,晃動的陰囊裡結實的睾丸隨著一下下衝刺而撞擊著雅琪的睾丸。第一次射精的餘波還沒完全消退,雅琪就被推到了第二次射精的絕路上,仿佛坐過山車一樣,緊接著又是第三次,在雅琪肉體的波浪中,Kevin終於在雅琪的直腸深處爆發。隨著龜頭一跳一跳,一股股溫熱的精液被射進雅琪的屁眼和直腸。Kevin放開雅琪的屁股,雅琪終於癱軟下來。

但這只是短短的幾秒鐘,隨後一絲不掛的雅琪馬上被Kevin抬起雙腿抱到Michael面前,雅琪剛被體內射精後濕得一塌糊塗的下體對著Michael聳立的陰莖,張開的屁眼摩擦著紫黑色的龜頭,從屁眼裡湧出一股白色的精液,滴在龜頭上。Kevin把雅琪的裸體對準Michael的陰莖放下,雅琪的屁眼再次被黑人的陽具深深插入。雅琪已經被Kevin姦汙得全身酥軟,但還是不得不被把手撐在Michael的肩膀上,上下套動身體,前後扭動雅琪圓滾滾的兩瓣光屁股。胖子Michael粗著脖子喘氣,雙手抱住雅琪的屁股,下體跟雅琪的屁眼緊緊交合,也在扭動他滿是橫肉的大黑屁股。

從背後看去,雅琪香汗淋漓的赤裸上身伏在Michael身上,同樣被汗水沾濕的白嫩屁股對著Kevin的方向,向後翹起並正在上下套動。屁股下方可以清楚的看到性器結合的部位。Michael的陽具被完全沾濕了,黑得發亮,上面還沾著乳白色的精液,陰囊隨著雅琪的上下套動一顫一顫,陰囊下麵是雅琪剛舔過的黑乎乎的屁眼,上面的唾液還沒幹。雅琪的屁眼被再次撐成O形,上下吞吐著烏黑的陰莖。

這副淫蕩的春宮讓Kevin再次興奮起來,尤其雅琪緊窄的菊門對他是強烈的誘惑。他離開臥室,很快拿回來一瓶炒菜用的植物油,打開蓋,倒在手上,然後均勻的抹在他射精後重新堅挺的陰莖上。這時雅琪正在經歷Michael給雅琪的刺激,無暇他顧,緊接著Kevin騎在雅琪背後,扳住雅琪的腰,龜頭對準雅琪被Michael陰莖插入的屁眼旁邊用力的往裡面一起頂入。雖然有植物油的潤滑,剛開始還是相當困難,雅琪也痛苦得直叫痛。但當龜頭好不容易進去了以後,後面的事就容易多了,直到Kevin和Michael的陰莖同時深深的插入雅琪的直腸,開始一起抽插。

雅琪的後庭還從來沒有被兩人一起光顧過,因此雅琪剛開始只感覺肛門要裂開一樣的劇痛。讓雅琪意想不到的是,在劇痛的刺激下,雅琪的龜頭變得更加敏感,尤其是兩根粗大的陰莖把雅琪的屁眼撐得滿滿的,一點空隙都沒有。更奇妙的是,雅琪感到肛門裡面的痛楚帶來一種火辣辣的感覺,跟陰莖的灼熱融合在一起,像火上澆油一般,使雅琪體內的欲望熊熊燃燒,綿綿不斷的射精隨之襲來,雖然很慢,卻蘊涵著可怕的力量。雅琪在這股力量的支配下發出連雅琪自己都不敢想像的淫蕩呻吟,赤裸的肉體不停的抽搐、扭曲、搖晃……

隨著輪奸的持續,他們又變換了許多姿勢和體位,雅琪的嘴、屁眼被兩根黑陰莖反復抽插。在公寓臥室封閉的空間內,一絲不掛的雅琪被兩個裸體黑人壯漢夾在中間,兩黑一黃糾纏在一起,就像兩塊堅硬的黑巧克力中間夾了一層柔軟香甜的鮮奶油。雅琪的肉體在一次又一次的射精中變得更加酥軟多汁,淫浪誘人像鮮奶油一樣讓Kevin和Michael充分品嘗了雅琪的美味,而這兩個年輕黑人狂暴的邪惡欲望和用不完的旺盛精力也像黑巧克力一樣,剛入口是苦的,越嚼越有滋味。雅琪心中的自尊和自持就在這一次次的射精和體內射精中開始銷蝕,使雅琪從單純的變裝向心甘情願的黑人妖性奴邁出了關鍵的第一步。

晚上八點,在度過了縱慾的四個小時並且各在雅琪體內射精三次並迫使雅琪達到二十六次射精後,Kevin和Michael終於暫時把肉棒從雅琪身上抽出,讓雅琪到洗澡間沖個涼。趁雅琪沖涼的時候,他們給老王餐館打了一個訂外賣的電話。老王按響門鈴的時候,雅琪剛剛裹著浴巾從洗澡間出來,正在猶豫,Kevin已經搶先開門把老王拉進來,又關上門。老王看到裹著浴巾的雅琪身邊站著兩個裸體的黑人,一時驚呆了。Kevin一把扯掉雅琪身上的浴巾,對老王說“How do you like ourwhose?(你覺得我們的婊子怎麽樣)”老王當然認得雅琪。他看到雅琪的雙眼失神,頭髮散亂,小腹圓滾滾的,猜想雅琪肚子裡裝滿了精液,因為就算洗了澡,大腿內側還不斷有精液流下來。雅琪的乳房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乳頭四周還有牙印。他知道雅琪已經被這兩個黑人姦汙過,而且幾乎肯定還是輪奸。儘管如此,面對成熟的裸體人妖,他的陽具還是硬了起來。Kevin就要他這樣,過來一把拉下老王的褲子,露出跟燕燕差不多尺寸的陰莖,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讓雅琪給他乳交。雅琪馬上照辦,老王裝模作樣的推讓幾下,還是坐下來接受雅琪的服務。

全裸的雅琪跪在老王面前為他先是乳交,後是口交,五分鐘後老王在雅琪嘴裡射出白白的精液,Kevin讓雅琪把精液全吞下去。就這樣,Kevin他們第一次轉讓雅琪的性服務,換來一頓不是霸王餐的免費餐。

老王走後,Kevin和Michael吃飽喝足,淫興大發,再次把目光瞄準了雅琪。他們把雅琪按在客廳破舊的沙發上繼續輪番姦汙。雅琪此時雖然精神已經麻木,性器官卻依然敏感,拖著疲憊的身子一次又一次的讓兩根黑人的陰莖插入雅琪的身體,順從的依照指令的做出種種淫穢不堪的動作,提升姦汙雅琪的黑人的快感,自己也在墮落和羞恥中一次又一次的射出精液,次數太多以至於雅琪自己也記不清了。到晚上十一點,Kevin和Michael兩人幾乎把精囊全部排空,這才滿意的揚長而去。雅琪也沒有力氣再沖涼,而是爬到臥室的床上倒頭就昏睡過去。

燕燕回到公寓時是已經11點半,一進門就覺得不對勁,客廳裡彌漫著濃烈的精液味道,舊沙發上還殘留著看起來像黑人的體毛。燕燕到雅琪房間裡想問個究竟,發現雅琪全裸著睡在床上,屁股下麵的床單濕了一大塊,精液的氣味更加濃烈,床上似乎也有像黑人的體毛。雅琪睡得很沈,燕燕怎麽喊,雅琪也不醒。

從那一刻起,燕燕就猜想到發生了什麽事。雅琪在燕燕心目中就是一個只是喜歡變裝而且很漂亮的男同學,雖然燕燕很喜歡雅琪也想和雅琪做愛,但總是覺得雅琪不會同意男人插入他的屁眼而作罷,但是這個形象一下子被體毛和精液氣味打得粉碎。很顯然,在燕燕不在家的時候,雅琪跟黑人發生了性關係。以雅琪對男人的看法,不可能自願跟黑人發生關係,唯一的可能就是被黑人雞奸,而且強姦雅琪也許不止一個人。看著眼前雅琪變裝後的赤裸肉體,想到雅琪被黑人強奸甚至輪奸的情景,燕燕的陽具不禁勃起了。通常這時燕燕都是靠自慰來解決,但燕燕轉念一想,連黑人都可以玩雅琪,為什麽燕燕不能玩?一不做,二不休,燕燕乾脆脫光衣服,把雅琪拖到床邊,抬起雅琪的雙腿。

燕燕的猜想果然沒錯,雅琪的屁眼一點都不緊,大概是被黑人的大陽具肏松了,裡面濕濕滑滑的感覺就是精液,這麽多精液射在裡面,肏雅琪的肯定不止一個人。想到這裡燕燕的陰莖更加堅硬,燕燕抓著雅琪豐滿的乳房大力抽插,燕燕的大腿和雅琪的屁股撞擊發出“啪,啪”的響聲。雅琪在睡夢中發出淫蕩的哼聲,剛開始燕燕還以為要醒過來,慌忙停止抽插,後來發現雅琪並沒有醒來,於是更加肆無忌憚,雅琪叫得更大聲了。要吮吸雅琪龜頭時燕燕聞到上面有一股腥臭,猜到是姦汙雅琪的黑人留下的,就不吸了,改成用手指套弄。終於,燕燕在雅琪屁眼裡射出精液。

從雅琪屁眼裡抽出陰莖,燕燕輕輕擠壓雅琪的小腹,直到一股乳白的濃精流出。燕燕給雅琪蓋上一條毛巾被,就也睡覺去了。

第二天燕燕出門時雅琪還沒起床,後來吃午飯的時候燕燕放心不下,給家裡打電話,沒人接,又給老王的餐館打電話,王太太說雅琪在,燕燕這才放心。晚上回到家裡,家裡的一切蛛絲馬跡都已經消失,沙發套和床單都洗過,只有空氣中精液的味道還在。一切似乎又都恢復原來的樣子,但一切不可能回到原來的樣子了。

燕燕所不知道的是,Kevin和Michael早已經帶雅琪去隆乳了並幫雅琪辦了退學,並且配了我們公寓的鑰匙,他們開始三天兩頭的自由出入我們公寓。通常早上燕燕已經去學校,而雅琪要到接近中午才去餐館,中間有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差。他們就專門找這種雅琪一個人在家的時間,守在附近看燕燕離開了,就用鑰匙打開門闖進公寓。雅琪這時不是在床上,就是起床以後在沖涼,再就是穿著睡裙在客廳或者廚房裡,就算不是全裸,通常也只是穿著套頭睡裙,不穿內褲,只要往上撩到屁股以上,就可以肏,講究一點就把睡裙的肩帶往下一擼,一邊肏一邊玩奶子。他們如果急著離開,就在臥室或廚房或客廳或洗澡間裡把雅琪捉住,陰莖直奔主題的插入雅琪的屁眼。如果沒什麽事的話,Kevin或者Michael會整個上午跟雅琪在一起,Michael往往梅開二度,而Kevin至少要打三炮才會離開。他們年輕,精力旺盛,每次射精前都會把雅琪奸到射精好幾次。他們來的時候,雅琪就像被公雞捉住的母雞一樣,順從的任憑他們姦汙。

七月初的一個上午,離雅琪第一次被雞奸已經快兩個月,燕燕照常到學校去,雅琪一個人在客廳,Kevin用鑰匙打開門進來,二話不說,讓雅琪馬上跟他走。雅琪還像往常一樣只穿著套頭的吊帶睡裙,裡面沒穿內褲,他不讓雅琪換衣服,拉著雅琪匆匆忙忙的下樓。已經有一個不認識的黑人開著破舊的小轎車等在外面,他讓雅琪先坐到司機旁邊,隨後緊靠著雅琪坐進去,就開車了。

十幾分鐘以後,他們在城郊一處破破爛爛的廢車場停下來,這個廢車場兼營修車,從幾百輛報廢的汽車上拆下可用的零部件,成本很低,主要客戶是附近的低收入人群。來這裡的絕大部分都是黑人。

那個開車的黑人四十多歲,禿頂,啤酒肚,鬍子有點發白,跟雅琪自我介紹說他叫Rick。Kevin和Rick一起把雅琪帶到後面的工具房,已經有三個黑人工人等在那裡,後來又進來一個。他們都在三十多歲年紀,高矮胖瘦不一,看到雅琪時都帶著興奮的神色。雅琪的吊帶睡裙是紗質的,雅琪背後是七月強烈的陽光,他們從工具房裡往外看去,雅琪身上的睡裙就像透明的一樣,裙下美麗豐滿的胴體看得一清二楚。雅琪一路上忐忑不安,現在雅琪的猜測不但得到了證實,形勢比雅琪猜測的還要糟,自己不但要被姦汙,而且看來會被這幾個黑人輪奸。雅琪的身體卻對將要到來的性行為起了反應,高高勃起的乳頭透過薄薄的紗睡裙看得一清二楚,雅琪周圍的陰莖都勃起了。站在雅琪身旁的Rick對雅琪說madame you kown whattodo right?

(太太,你知道怎麽做,對吧)“雅琪目光茫然的看著他,Rick說”Nowtake off your

cloth!(脫掉衣服)“雅琪看了Kevin一眼,Kevin不耐煩的說 Whata youmaiting for?Take off your damn clothand suckthese

dick!(等什麽,快脫衣服吮雞巴)”兩行淚水從雅琪眼裡流下來。近兩個月來雅琪被黑人Kevin和Michael反復姦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汙辱,卻也經歷了從未經歷過的性體驗,雅琪在這幾十天裡從兩個黑人身上得到的射精比雅琪自己自慰的總和還要多。尤其是Kevin粗大的陰莖、健壯的身體和充沛的精液,是他第一個把雅琪強暴,第一個把龜頭插入雅琪的直腸,也是他第一個開發雅琪的後庭。雅琪意識中已經朦朦朧朧的把Kevin當作自己的姦夫,對他的侵犯不但身體不反抗,心裡也慢慢不再抗拒和厭惡,儘管每次被他雞奸還是讓雅琪感覺非常羞恥。這種羞恥更多的是對自己男性自尊的懷疑,讓雅琪每次都情慾高漲,興奮不已。雅琪愈來愈覺得自己是淫賤的人妖。

旁邊的Rick已經不耐煩了,他一邊抓住雅琪的雙臂往上抬,一邊說“Let mehelp you then(我們幫你脫)”,kevin過來幫著把雅琪的睡裙往上撩,一直卷到雅琪的胸部以上,然後從雅琪頭上脫下來。雅琪頓時全身赤裸,兩隻圓熟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葡萄一樣的乳頭飽滿得挺立著,周圍一圈乳暈隆出乳房半公分高,蓮藕般的胳膊,白皙渾圓的肩膀和背,腹部光潔,小肚子微微凸出,一叢烏黑的陰毛中間挺著一根老二,大腿白嫩光潔,渾圓的屁股顫巍巍的。

在場的黑人幾乎同時張大了嘴,眼睛瞪得溜圓,他們之前大概還從來沒見過全裸的黃皮膚人妖,更不用說玩了。除了Kevin以外,其他人紛紛解開褲帶,掏出他們的陽具。Kevin把雅琪按倒,讓雅琪跪在地上,其他人就過來圍住雅琪,從Rick開始把陰莖塞到雅琪嘴裡讓雅琪吮吸,其他兩人讓雅琪用手抓住陰莖套弄,剩下兩個站在雅琪身後一邊用陰莖拍打雅琪光潔的背,一邊自己用手套弄。不等射精,Rick就換到雅琪身後的位置,由旁邊的人接替使用雅琪的嘴。他們輪換著讓雅琪吮吸他們的肉棒和睾丸,用舌頭按摩附睾和前列腺,同時兩手還不能停止套弄另外兩根肉棒。這樣的“前戲”把每個男人的生殖器官都挑逗到插入前的最佳狀態,促使精液的加速合成,同時也讓雅琪情欲高漲,精液不斷從龜頭流出,臉上和胸乳泛起性感的紅暈。

Kevin把雅琪抱起來放在工作臺上,讓雅琪仰臥著,屁股靠在工作臺邊沿,按住雅琪的上身讓雅琪無法動彈,其他人圍住雅琪,一個蹲身湊到雅琪的陰莖舔弄雅琪的龜頭器和菊門,剩下的人伸手在雅琪大腿、小腹和臉蛋上撫摸,也是不停輪換。他們一邊用手和嘴玩弄雅琪的身體器官,一邊不停的說很多關於黃種女人的淫詞穢語,Kevin跟他們炫耀雅琪被他姦汙時的種種表現,也引起陣陣淫蕩的哄笑聲。工具房裡的色情氣氛高漲,五根裸露的陰莖根根暴長,個個躍躍欲試。

Rick第一個把陰莖湊到雅琪屁眼,龜頭對準屁眼用力插入,隨後開始有節奏的抽插,剩下的人繼續用手撫弄雅琪的陰莖,用淫詞穢語挑逗所有人的情慾。雅琪被迫隆過的乳房由於重力作用呈扁圓形,隨著抽插的動作像果凍(JELL-O)一樣前後晃動,飽滿的乳頭和隆起的乳暈就成了裝飾在果凍上的紅櫻桃,引得站在雅琪身邊的人紛紛用嘴去吸。在這樣羞恥的氛圍中,雅琪的陰莖、乳房、身體、眼睛和耳膜同時接受淫穢刺激的轟炸,不由得也情慾高漲,意識開始模糊,發出無意識的嬌聲呻吟。黃種人妖的呻吟本來就跟黑女人不同,相對於兩個月前,由於荷爾蒙的緣故,雅琪的音調更高,更加刺激了這些黑人的性慾. Rick開始用力加快抽插,雅琪的屁股配合的上下扭動,讓陰莖更加深入雅琪的屁眼。終於,先是雅琪射精從雅琪龜頭裡爆發,層層叠叠的屁眼因射精而更有力的吮吸著Rick的陰莖,隨後他的陰莖也在雅琪身體裡面暴漿,大量濃精從龜頭頂部的馬眼噴出,充滿雅琪的屁眼。

Rick抽出肉棒後即由旁邊的黑人頂替,他堅硬烏黑的陰莖不費力就刺進雅琪的屁眼,抱住雅琪的屁股開始深深抽插。他射精後立刻由第三個人頂上……

一個小時以後,除了Kevin以外的五個黑人依次姦汙了雅琪,並全部在雅琪的屁眼裡射出精液。

由於離事先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他們又把雅琪一絲不掛,經歷了八次射精後酥軟無力的身體抱到地上,強迫雅琪伏著身體,翹起屁股,讓他們再次輪番從背後插入屁眼姦汙,一次又一次的直腸內射精。

輪奸一直持續到到了上午11點,結束的時候,雅琪的屁眼已經由於連續的肛交開始腫脹,屁眼張開,粉紅的膣肉外翻,上面沾滿乳白色的黑人精液,屁眼和直腸裡更是充滿了數以億計,活躍健康的黑人精子。雅琪連穿上睡裙的力氣都沒有,全裸著被Kevin抱到他那剛修好的小轎車裡送回公寓。不用說,雅琪遭受的兩小時五人輪奸就是Kevin修車的代價。這次輪奸讓淫辱過雅琪的男人數量達到八人,除了燕燕是黃種人以外,其餘全都是黑人。這時候離雅琪到達美國才不到兩個月。

當天中午雅琪實在支持不住,沒有去老王的餐館上班,而是給老闆娘王太太打了個電話告假。王太太很不高興,心想,這個變裝騷女人被玩上癮了,跟黑鬼幹到起不了床,哪天找到合適的幫手就炒掉她。

第一次嘗到甜頭以後,Kevin和Michael商量,開始把雅琪的肉體當作可以出賣的商品使用。他把他的小轎車當成流動妓院,給雅琪戴上只露出嘴和下巴的面具,光著身子放在後座上帶到加油站,停在偏僻的角落裡,自己到前面去向周圍的人兜售。雅琪身上什麽也沒穿,也不敢跑出去,只得順從的在車裡等著被奸。雅琪的肉金標準是每半小時25美元。客人交了錢以後就在Kevin的車後座上當場姦汙雅琪。

雅琪的客人大部分是黑人,也有少數白人和我們學校的外國留學生。通過口口相傳,越來越多的人知道“Kevin

AsianWhore”又便宜又好,陰莖大屁眼緊精液多,皮膚又白又嫰人又好看的東方人妖,口技又好,還可以插菊門和體內射精。客人太多,肉金標準先是改成每一刻鍾15美元,後來又改成每10分鐘10美元。就算如此,雅琪每天從燕燕出門到雅琪去餐館上班只有三小時左右的時間,除掉兩次姦汙之間清理屁眼的時間,只能接15個客人。

而且每次接完15個客人去餐館打工都有氣無力。Kevin為了利用雅琪賺更多錢,也勸雅琪乾脆從餐館辭工不做,每賺100美元肉金付雅琪10美元,比在餐館掙的多。正好王太太那裡新來一個打雜的小夥子,就很樂意的讓雅琪走了。

雅琪辭工以後正式成為Kevin的賺錢工具。Kevin乾脆在加油站包下一間洗手間,每天把雅琪衣服剝光放在裡面,門要從外面才能用鑰匙打開。客人到的時候,只要向加油站的人要“Kevin bathroom(Kevin的洗手間)的鑰匙,就可以打開門進去姦汙雅琪。使用Kevin的洗手間只需要每10分鐘10美元,如果兩個人一起進去需要付雙倍的價錢,三個人以上不允許同時進去。洗手間裡面除了馬桶和洗臉池外,還提供25美分一個的避孕套,當然大部分客人不用避孕套和其他防護措施,而是用陽具直接跟雅琪的屁眼交合,體內射精。洗手間的空間比轎車後座大許多,因此也能玩出各種不同花樣。

客人們喜歡把雅琪按在洗臉池上姦汙,無論雅琪面朝前還是朝後,通過洗臉池前面的大鏡子,客人隨時可以觀賞自己的性交動作,從不同角度觀看雅琪身體和器官的變化。客人們也喜歡坐在馬桶上讓雅琪正面或背面跨坐在他身上,陽具插入雅琪的屁眼。也有人喜歡讓雅琪扶著馬桶的水箱趴著讓他姦汙,甚至還有人喜歡雅琪趴在地上撅起屁股,或者跪在地上給他口交。每天雅琪的任務是至少賺400美元肉金,一般都需要七到八個小時,被體內射精三十多次。洗手間裡裝著兩個攝影機,由加油站的工作人員監視裡面的情況。在雅琪空閒的時候,工作人員有時也會來姦汙雅琪,這是不算在肉金定額裡面的。

過了幾個月,Kevin的洗手間名聲越來越大,不僅附近的黑人男性都知道,在行車路線經過我們這裡的卡車司機裡也都傳開了,他們紛紛來這裡停車加油,順便花10美元姦汙雅琪,在雅琪身上發洩一下性慾. 有一天,我們實驗室來自羅馬尼亞的留學生Dan跟燕燕提起,說他玩過兩次,感覺很不錯,準備每周都去。羅馬尼亞人是幾天不幹炮就會受不了的,Dan離家很久,在這裡交不到女朋友,以前找過幾次妓女,白女人太貴,黑女人的性器太黑讓他沒有興致。

當時燕燕還不知道洗手間裡的黃種女人就是雅琪,就跟他一起去。到了加油站才發現現在要先領Kevin一個號,等叫到號才能進去。還好那天中午人不多,我們拿到號就等在洗手間門口,正好有一個相對瘦小的黑人從裡面出來,他人高馬大的同伴還在全裸著裡面,正把雅琪像抱小孩一樣抱在身上做最後的衝刺。

燕燕一下就從頭髮和聲音認出雅琪。雅琪無力的呻吟著,一絲不掛的身體套在他聳立的陽具上,豐滿的酥胸緊貼著黑人的胸膛,性器官結合的部位色彩分明,烏黑的陰莖比燕燕手腕還粗,每次抽插都帶著粉紅的屁眼肉,白色的精液從裡面湧出。

燕燕一下被鎮住了。燕燕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雅琪,更沒料到會當場目睹雅琪被黑人姦汙的狂暴場面。難道人們所說的那個精液廁所就是雅琪?門只開了一下又自動關上了。隔著門燕燕可以聽到雅琪失神的呻吟一陣高過一陣,這應該是雅琪被奸到連續不斷性射精時的發出的聲音,然後在雅琪失聲的同時,燕燕聽到那個黑人壯漢射精前和射精時發出的愜意的吼叫。

半分鐘過後,洗手間的門開了,那個黑人赤著上身一邊系褲帶一邊走出來,嘴裡咕噥著“Whata damnedfuck……(肏得真他媽爽),看到我們還擠了擠眼睛。就在那一刻,燕燕有想殺了他的衝動,不僅因為他剛姦汙了雅琪,而且因為他的動作神情不像剛跟一個變裝女人性交,倒像剛上完廁所一樣。

雅琪的身體對他來說就是裝精液的馬桶。燕燕深吸一口氣,往門口看了一眼,已經又有幾個人等在那裡,幾個黑人中間居然還夾雜著一個燕燕認識的中國人,他是這裡中國學生聯誼會的會長。當時燕燕真想揍他。

這時工作人員喊到我們的號碼。Dan走過去拿鑰匙,燕燕突然泄了氣。燕燕來這裡算幹什麽,不也是想上這個遠近聞名的精液廁所麽?聯想到雅琪那次被黑人輪奸,以及雅琪最近反常的舉動,說雅琪在一家加油站找到工作但又不肯告訴燕燕是哪家,每天晚上雅琪都累得不想動,總是早早就睡了,燕燕早該想到這個精液廁所就是雅琪。燕燕自己來上雅琪,又有什麽資格責怪別人來上雅琪?想到這裡,燕燕也沒有心情跟Dan一起進去看他肥胖多毛的身體壓在雅琪身上奸汙她,只跟他招呼一聲,讓他enjoy,就離開了。路過學生會長身邊的時候他還對燕燕心照不宣的笑笑。

從正常的男人到黑人的人妖性奴和精液公廁,這中間的差距看起來很遙遠,實際上雅琪不到美國一年時間就經歷過了。從雅琪第一次被Kevin在洗手間裡被強暴開始,雅琪就跟廁所結下了不解之緣。在一次又一次的姦汙中,雅琪淫蕩的肉體和屁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開發利用,滿足了幾百個男人的性需要,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